Avatar
Official Artist
敬 苏
Editor (Film)
201,352 views| 141  Posts

即瞬間的归宿

        對於每一位極刑犯人,在其臨刑前都可以提出自己臨終前最想得到的物品,當然其金額是有一定限額的。大多數人要了最豐盛的一餐 但享用的沒有幾個,有些人選擇了香煙,有些乾脆什麼也沒有要⋯⋯

         他 要了一盒顏料,是那種12色的普通顏料。自從他入獄以來,在他的眼中一切全都失去了本應有的色彩,於是他開始極度恐慌、極度不安。他不與任何人交流,在他的臉上沒有表情的存在。白天他躲避那些從窗縫中照射來的陽光,夜晚他又凝視空空的灰黑的條形窗口⋯⋯直到臨刑前 他終於開口說出“顏料”兩個字。

         現在他可以獨自“享受”屬於他的最後一小時。這是個陽光充沛的上午,光線比以往更奪人眼目,在他的牢房里,窗的影線很分明地映在一面殘破的牆面上。他懷捧著那盒顏料蹣跚到那面映射陽光最充足的牆面前,他把所有的顏料通通擠在那一小片牆面上,直至鋁質顏料皮變的乾癟,它們乾癟的身軀靜默地散落在地上⋯⋯即便有了顏料 但他看到的依然是黑白世界,此時他恐慌到失態:他瘋狂的用自己的面頰擦圖牆上的顏料,失聲的流涕,他無法控制自己那顫斗的身體。他用雙手將有限的顏料擦圖到他所能觸及到的每一寸肌膚,那種貪婪的神情透露出人間最為丑陋本性的一面⋯⋯顏料用光了,彷彿現在他很滿足自己得到的,很滿足混合在自己肌膚上的斑駁顏料。陽光撒在他裸露的肌膚上,由於剛才他過於瘋狂的舉動使得現在有些精疲力盡了,順勢牆面下滑席地蜷縮起自己的身體,這樣的蜷縮猶如母體中嬰兒的姿。他在享受上午的陽光,閉目吮吸著顏料的氣息,猶如吮吸著春天里群花的芳香,他陶醉了-如癡如醉⋯⋯

        牢房遠處漸近的腳步聲使他突然醒來,驚恐萬分,他們來了,是的 他們來了!他無處逃脫,發瘋似的用沾滿顏料的雙手搖晃牢門,他等不及了,這個黑白的世界讓他如此想逃脫。

        我們看到 監獄那高高的外牆把裡面輿我們隔離開來,隨著一聲槍响,一直烏鴉憩息在冰冷的鐵絲网上-(容)-他回過頭來望向他走過的路-(容)-他走遠了,不再回望,他走向霧氣彌漫的路上,伴隨著凌空的音樂-葉,終落下,在葉落下的瞬間,黑白世界漸漸退去-直至落葉終於有了色彩⋯⋯

        他逃離了恐慌的世界,找到了屬於他的歸宿。

         罪惡 迷惑人們的雙眼,人們失去了識別色彩的能力,因此看到的世界是墨色,這比迷離更可怕。丑堊 依然毀敗在 “陽光輿色彩”的足下,或許 本善 如雨後春筍般在這兩著之間綻放。逃離,果真逃離於世嗎?只是逃離那個丑堊的世界罷了,摒棄陰暗的世界,彩色是人們嚮往并追求的歸宿。也許稱起“希望”顯得過於勉強,但 我們需要它⋯⋯ 

ps:圖片出自網絡搜索,以便輿文章稍“對位”

almost 14 years ago 0 likes  1 comments  0 shares

About

世界不會因你的疲憊而停止它的腳步。 http://sue-j.diandian.com/ If there are two or more ways to do something,and one of those ways can result in a catastrophe,then someone wi

Learn More

Languages Spoken
english, mandarin
Location (City, Country)
Beijing, China
Gender
female
Member Since
September 26,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