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Official Artist
Edcon Gabriel
MC / Show Host
551,457 views| 1,114  Posts

《摘星》-- 吳若權

>畢業之前,她還是沒有答應何昀漢的追求。同窗四年,他們之間只有淡淡的友誼,以及他對她濃濃的單戀。

      這四年來,無論他對她做了多少一般女孩子會感動到流出浪漫眼淚的事,付出多少真心,她始終無動於衷。約過的會、說過的話、給過的承諾,對她而言,都是那麼單薄而沒有意義。





      他連她的手都沒有拉過,卻已經覺得一顆真心在她面前生生死死過幾百回。





      單戀沒有成功,算不算失戀呢?不算吧!連戀愛都沒有正式展開,怎麼能算失戀呢?他安慰自己。





      出國留學時,他仍堅持把厚厚的畢業紀念冊裝進行李箱,為的是每天能看到她的照片,照片下方有她的名字『鄭心雲』三個字、最愛的卡通Snoopy圖案,以及她親筆題的人生座右銘:『伸手摘星,未必如願,但不會弄髒你的手。』





      遠赴倫敦深造工業設計,他成為一個寂寞的留學生,課後唯一的休閒活動是看天空的雲。初到倫敦,還不太適應陰沉的天氣,倒是變化多端的雲,解了他的鄉愁。倫敦天空的雲,就像他念念不忘的故鄉的『雲』。





      原來,心中藏著一個人,可以天涯海角帶著她走。





      後來從同班同學阿方那裡輾轉知道,他的『雲』,並沒有留在故鄉。鄭心雲申請到澳洲的學校,也出國唸書去了,改行唸資訊管理。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沒有埋怨她的不辭而別,彷彿他早已習慣這一切。在她的心目中,他從來不是什麼必須有所交代的人物。





      他從來沒有恨過她,所以才能隨時隨地開始重新愛她。





      e-mail發出幾天,不指望有所回應的他,竟然很意外地收到她的回信。短短幾行字,道出留學生的辛酸。

我發覺自己的適應力很差,

        幾個月了,還是天天想回家,


        但想到花了那麼多錢,半途而廢實在對不起我的單親媽媽……

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覺得她把他當作朋友。一個最一般的朋友,無須處處提防著他。是因為人在異鄉抵抗力變得比較差,還是她刻意降低他追求她的門檻?他心中十分了然。但是,強烈的必須愛她的慾望,已經讓他暫時忘記君子和小人的差別。

      『趁虛而入,又何妨?』他在心底對自己說,志氣滿滿。





      重披戰袍,向愛的路上出發。從每天發出一封e-mail給她,到每晚打電話安慰她,一切的進度都稱得上十分順利。為了支付龐大的越洋電話費,他甚至瞞著指導教授偷偷地非法打了兩個零工。





      那年,接近聖誕節之前的某個夜裡,每晚在越洋電話中哭個不停的她,終於破涕為笑。





      『謝謝你!』她首次向他道謝,『這些日子來,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撐下去。』善於等待的男人,不會輕易錯過這個時機,『其實,我一直都是這樣用心對妳。我相信,妳一定知道吧!』





      『我……』她停頓了幾秒,『我只是害怕、恐懼……』





      他明白她的想法,e-mail往返中,她多次提及幼年不愉快的成長經驗,讓她對於幸福的擔心多於期待。





      『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向妳證明,幸福沒有那麼困難,好嗎?』





      她知道自己逃不過了,『好吧!讓我們試試看。』





      掛上電話,他在下雪的街上狂奔,不能停止地大喊。





      冰天雪地的世界裡,只有他和他初生的愛情還醒著、還活著、還跳躍著。

學校放了一個星期的聖誕假期,他有兩份研究報告必須在假期中趕完。但是,並沒有打消他的念頭。雖然,還不知道如何同時克服課業和金錢的困難,倫敦往返墨爾 本的機票,已經在手上。為了給她十足的驚喜,他從網路上選了一家民宿,正好在她學生公寓的對街。如果,網頁上的地圖畫得夠精確的話,他甚至可以遙遙望見她 房間的燈火,即使身處不同的房間,他也能陪著她睡去、陪著她醒來。

      從畫面上看來,夢想與現實的距離,並不像飛機的航程那般遙遠。七四七載滿他對愛的信仰與期盼,飛抵她隻身求學的地方。但是,從現實生活中來判斷,兩顆心的距離,並不一定會因為形體的接近或分開而有所改變。





      黃昏的時候,他住進民宿。隔著一條街,他望見她的宿舍。斜斜的視線,穿過街道,落在她的窗台前,Snoopy的吊飾,讓他更加肯定,心愛的人就住在裡面。然而,疲倦的身體和雀躍的心,卻無法將屋內的溫暖喚醒。





      她的房間裡,一直沒有燈光。電話,無人接聽。





      午夜,他一邊在筆記型電腦前趕作業,一邊留意著她的窗台。時差,只是令他無眠的一個理由而已。另一個讓他睡不著的理由,是興奮、也是擔心——





      她,究竟去了哪裡?熬到清晨,他將電腦關機,她的門窗依然緊閉。





      房東太太準備了簡單的早餐,吐司麵包、咖啡、牛奶、水煮蛋。毫無胃口的他,為了打發時間,慢條斯理地吃著食不知味的早餐。拖到十點,才去她的學生公寓叫門。





      按電鈴的時候,他還天真地想像出來開門的會是她,誠如他給她驚喜般地,也回贈一個驚喜給他。





      可惜,沒有回應。





      一切都安靜得讓他害怕。





      回到民宿,他幾乎足不出戶,甚至忘了用餐時間。他在筆記型電腦前趕作業的同時,必須分心地留意著她的窗台。因為精神不支而睡在鍵盤上,被筆記型電腦當機的聲音吵醒時,已經是第三天的中午了。





      有點神經質的房東太太,已經七十歲了,居然認真地對他說:『我正打算叫救護車。』原先以為自己並不以為意的他,在這句話裡聽到了不為人知的蒼涼,痛哭失聲。





      『年輕人,你的眼裡,盡是憂傷。』房東太太的言語,像詩句般,撫慰了他的辛酸。





      他向她說明此行的目的,她的眼睛裡泛著淚光。





      『為了愛,浪費生命,是年輕人的特權。』她說,『可惜,青春和愛情,都是天底下最容易消逝的東西。』





      她與學生宿舍的房東熟識,答應幫他打聽鄭心雲的去處。對方回覆得很簡單——和同學度假去了,聖誕節當天才會回來。





      『起碼,你可以跟她歡度聖誕夜。』房東太太的建議,成為他唯一的希望。

聖誕節的白天特別冗長,何昀漢多麼盼望鄭心雲能夠提前回來,哪怕只有提前一個小時也好。

      每條街上飄揚著聖誕的音樂;每棵樹上閃耀著愉快的燈光;每顆心上填滿著有情人的盼望。





      只有,他,依然落單。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逼近,他的希望一點一滴幻滅。她不但沒有提前回來,也沒有準時回來。窗台前的影像依然幽暗,宣告著她甚至可能不會回來的預感。





      該感謝她嗎?兩份報告已經趕完了。





      沒有愛的人生,幸虧有學校的功課填滿。而沒有愛、也不必趕功課的聖誕夜晚,竟如此漫長。


      天快亮的時候,守在窗台上的何昀漢,終於看見一輛車從遠而近駛來,停在學生宿舍門口,幾位同學嘩啦啦地下車,七嘴八舌之間流露著聖誕節慶的餘歡。





      他清楚看見最後一個下車的鄭心雲,一片等待的辛酸和一股浪漫的溫暖,同時化成兩行熱淚,湧出他的眼眶。模糊中,浮出一個畫面——鄭心雲和充當司機的男伴在街頭吻別。





      雖然,她只是在他的額頭上輕輕一喙,卻足以讓他的心在瞬間破碎瓦解。





      他用淚眼目送她上樓。守候了幾天,終於看到窗台內的燈光被點燃。幾天前,他以為那盞燈光亮起的時候,就是他們在異國重逢的一刻,他會輕喚她的名字,等待她回眸時驚喜雀躍的眼神。





      而此刻,燈光亮起了,他卻只能選擇沉默。





      生命不能彩排,愛情也無法重來,必須由兩個人共同演出的劇情,沒有按照他的腳本走。是默契不夠?還是他和她本來就不該同台?他終於知道自己是多餘的,這不是他該來的地方。





      在墨爾本待了幾天,夜夜失眠的他,在心碎的夜裡睡得特別沉。哀,莫大於心死。心死了,軀殼也失去了活力。


      數不清楚睡了多久,夢中有人不斷敲打他。寤寐之間,他意識到是自己的拳頭。等到七分清醒,又聽到敲門的聲音。再睜開眼時,鄭心雲已經站在她的眼前。





      一份他自己預期中的驚喜,變成兩份意外的尷尬。





      『房東說,有朋友來找我,而且等了幾天了,我想到可能是你。』她猜中了。





      謎底對他而言,已經沒有意義。





      『臨時決定的。學校突然宣佈放假,我沒地方去,正巧看到機票打折的廣告,我想來觀光,順便看妳。』他說謊,不是為了自己的面子,而是不想讓她有太多心理負擔。





      她主動說要陪他半天,市區觀光。他卻偷偷改了返程的時間,決定提早飛回倫敦,當天晚上的班機。





      『既然來不及市區觀光,至少讓我送你去機場。』半天市區觀光,濃縮成機場送行。她,也鬆了一口氣。





      劃好座位,他要進關了,忍不住問:『他,對你好不好?』『你,看到了!』她早該想到的,聖誕夜臨別一吻,盡收他的眼底。『也許你不相信,這兩天才熟的。北京來的,算是學長。』





      『他什麼地方吸引妳?』





      『他說,要摘星星給我。』她紅了眼眶,『他對我很好。我知道,你也對我很好。但是,我不能只是愛上你們的好。男人對我愈好,我就愈想逃。我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老是覺得能夠給我幸福的男人,都不可靠?』





      認識這麼多年,她第一次伏在他肩上哭。他,也跟著哭。她,為自己虛無的幸福感而哭。他,為了幫不上她的忙而哭。





      『放心去愛!好好愛他,我祝福你們!別想那麼多,人生嘛!就是這樣,當下快樂最重要。』





      轉身離去的他,從此沒有回頭。寧願把淚落在她看不見的愛情盡頭,也不要她在記憶中殘留他的軟弱。





      帶著答案,儘管是心碎的答案,飛向夜的星空,他又回到孤獨的旅程。失去,也是一種篤定。就算擁有的時光,是那麼短暫;能夠無怨無悔地為一個人付出,就是幸福。





      他以為:這就是愛的覺悟,千山萬水終不悔。

這年,倫敦的春天來得遲。

      若不是幾位中國同學的提醒,每天把自己埋在圖書館的昀漢,很難察覺農曆年過了,元宵節也隨著日曆翻飛。





      無牽無掛的日子,是他人生的新體驗,這麼許多年以來,他的心裡一直有一朵雲,自從她飄走了,他的心和生命,都空了。

沒有愛情以後,他只能專心唸書。省下越洋電話的費用,打工掙來的錢,正轉移到另一個值得投資的目標,不是女孩,而是一套精密的電腦繪圖儀器。有計劃繼續深 造博士學位的他,在指導教授的建議之下,決定添購一套設備,不必每天在研究室和同學排隊搶機器。愚人節當天,他的電腦裡出現一封署名為『鄭心雲』的e- mail,主旨是『還是你的心最真!』起初,他以為這只是愚人節的玩笑。打開電子郵件信箱,他才確定並非惡作劇。畢竟,愛情已經開過他太多玩笑了,希望愛 神這次會放過他。

說來不怕你見笑,我失戀了!

        是對方主動提的,不過這次角色互換,


        他嫌我對他太好。


        也許是我不夠成熟,還不懂得如何拿捏分寸,


        對他付出太多,成為他的壓力。


        他的無情,讓我想到當初對你的不義,


        上天很公平,給我的報應很快。


        我愈來愈不知道,承諾的意義,


        一個答應為我摘星的男人,最後還是輕易離開我。


        難怪,我媽說,男人真的不可靠!


        你,例外嗎?

天啊!他不知道該感謝、還是抱怨。愛神,沒有放棄他。又是一次趁人之危、趁虛而入嗎?他無暇多做思考。天下有什麼事,會比失而復得的感情更值得珍惜、更需要把握?

      他又開始寫e-mail給她;等到時機成熟以後,也開始打電話。遠距離的愛情,對他而言,從來不是問題。對他而言,只要妳知道:我愛妳!這就夠了,夠了。





      學期結束前夕,當他正在計算著回台北的機票錢,以及購買繪圖儀器的預算時,無意間看到一則分類廣告,標題是——

【摘一顆星,送給心愛的人】

      一家民間機構和天文科學單位合作,義賣隕石,所得將捐給愛滋病防治中心。每一個禮盒的代價很高,折合美金大約一萬元。他們會替買主刻上情人的名字,一句祝福的話,並做好防止輻射的處理,讓愛永恆。





      考慮了幾天,他決定暫緩購買繪圖儀器,取消暑假回台北的行程,將省下來的錢,為她摘一顆星。除了刻上她的名字,同時也將她最喜歡的座右銘『伸手摘星,未必如願,但不會弄髒你的手。』一起刻在上面。





      為了製造驚喜的效果,當然必須瞞著她。





      毫不知情的她,為了他不能依約回到台北相聚,而發了好大的脾氣,久久不能釋懷。





      忍著滿腹委屈的他,拐彎抹角地在電話中向她提議:『妳沒到倫敦,要不要趁著暑假順道過來,我帶妳四處去玩玩。』





      『順道?你有沒有搞錯?從墨爾本回台北,再到倫敦,很順喔?』她氣急敗壞地挖苦他。





      他無言。心中無奈地默默低語:『等妳收到這顆星星,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天不從人願的是,她也取消了回台北的行程,再度不告而別,跟一群朋友到南非旅行。





      整個暑假,她都沒有收到這份禮物。驚喜和感動,也有保存期限的啊!過期以後,一切都變了調、也走了味。





      舊事重演,戲碼如常。南非旅行途中,她又和同行的男性朋友過從甚密,把遠在倫敦的他,忘得一乾二淨。





      開學前,她在電話中向他告白:『是我對不起你。』





      他想起墨爾本的聖誕夜。一直努力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卻仍逃不開失去她的注定。如果說愛情的蒼涼是一種宿命,也許他會比較自在。





      多麼希望那盒寄送星星的包裹遺失在某一架飛機的貨艙裡,他已經不想、也不能再面對驚喜變成尷尬的人生。

鄭心雲收到那盒禮物,已經是一年以後的事了。學成歸國的她,在一家美商公司上班,忙得連約會的時間都沒有。經過母親安排的相親,即將嫁給一位在科學園區工作的電子新貴。

      準備出閣的前幾天,正在收拾家中細軟,母親突然想到她人在國外時,曾替她簽收了這份國際快遞包裹,初看之下以為是一顆普通的石頭,完全不能意會它曾經屬於天上一顆星星的一部分。


      讀完禮盒中的證書及說明文件,她望著那顆星星,很久、很久說不出話來。





      一個女人,在一生中能夠被一個男人深深愛過,是一種怎樣的幸福呢?





      或者說,一個女人,在一生中錯過一個深深愛她的男人,是一種怎樣的遺憾?





      就要披上嫁衣的她,體會過這種幸福,也明瞭了這份遺憾。『伸手摘星,未必如願,但不會弄髒你的手。』此刻的她,終於明白:他才是世界上最亮的一顆星。





      很多愛情,都需要一雙慧眼,才能看出它如星星般閃耀的光芒。否則,在不懂珍惜的人眼底,都只是一顆普通的石頭。





      遠在倫敦的昀漢,好長的一段時間,不敢看雲,也不看星星。

      世間上,最美好的愛戀,是為一個人付出時的勇敢。





      即使因此被傷得體無完膚,也無悔無怨。





      關於『剎那即永恆』的傳說,也許每個人都聽得太多遍。





      只有自己經歷過了,才知道——





      愛情裡所謂的『永遠』,竟是無言。

almost 16 years ago 0 likes  0 comment  0 shares

About

A 183cm Aquarius returned to Hong Kong from Canada in 2005. NBA Commentator in LeSports HK & NBA GLOBAL GAMES China official game MC since 2007.

Learn More

Languages Spoken
English,Cantonese,Mandarin
Location (City, Country)
Hong Kong
Gender
Male
Member Since
January 10,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