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龙虾 司徒
104,820 views| 85  Posts

连凯做客腾讯娱乐 计划拍摄《四大天王2》

主持人王可:各位腾讯的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腾讯名人坊,我是主持人王可,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我们非常喜欢的一位演员,欢迎连凯大哥。

   连凯: 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王可: 一大早就上我们腾讯的节目。

   连凯: (笑)没问题,一大早起来,身体好。

   主持人王可: 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春去春又回》的新版已经在很多电视台播放完毕了,这部电视剧大家反响也非常强烈。因为之前很多人也看过老版,所以大家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感觉。你有没有看过那个老版?

   连凯: 这部连续剧是台湾制作人叫杨佩佩拍的戏,之前那个老版是将近二十年前拍的。

   连凯: 当时那些演员,比如马景涛、刘松仁、李立群都是非常非常好的演员,这部戏我没有看到,但是我知道有这样一部戏。

   主持人王可: 你当时在干什么?

   连凯: 在美国上学,没看到,但知道这部戏,而且在台湾很火。这次知道要拍这部戏,就赶紧把以前的那个版本买回来。我们要知道之前的那个,虽然我们有全新的演法,但之前的灵魂还是保存着。

   主持人王可: 你在之前拍过很多电视剧,有17部。

   连凯: 不止吧,二三十了。

   主持人王可: 《春去春又回》算你第一次拍翻版新拍的?

   连凯: 对,第一次会有一种比较的戏。

   主持人王可: 所以你会不会有压力?

   连凯: 一定会有。因为毕竟我们以前的这些演员,他们是非常好的演员,不管是二十年前的也好,我们重演一样的剧情,一模一样的角色,还是会有压力,观众会比较。比如你看了第一个版本可能就会觉得第一个版本是个正确的方法。

   主持人王可: 对它已经是先入为主了。

   连凯: 对,第二次演的不一样的话,大家可能会觉得不好,或者觉得比较难接受。我看了这部戏,我觉得我们新一代的演员都演得很好。

   主持人王可: 给大家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之前那部是1989年拍的,相隔了二十年,对观众来讲也是好几代了。

   连凯: 对,观众群不一样了,观众口味也在变,我们每个人跟着世界潮流在走,每个人的思想,每一个人讲话的口气,跟你的表演方法,都是在不停的进步、转变。其实跟老版相比的话,演技一定是不同的,但每个人的角色灵魂都还是保存着。

   主持人王可: 我之前在网上看过很多网友的留言,很多人更喜欢新版。《春去春又回》的新版好像也有以前的老演员加盟。

   连凯: 对,以前那堆演员,现在在我们这部戏,比如会演我们的爷爷、父母,是老一辈的,很好玩儿,他们在现场,有时候会跟你分享他们当时演这出戏时候的感觉。我们上一杯的演员,他们看到我们用新的方法来诠释,他们也觉得,“我怎么没有想到这样演呢,挺拔好的。”每个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出来的火花也会不一样。

   主持人王可: 这次跟谁比较有默契?

   连凯: 跟李立群老师吧,因为我们对手戏比较多,开机的时候,都是我跟李立群和戴娇倩,每天在棚里几乎都花十几个小时。

   主持人王可: 拍摄过程当中有没有发生一些让你特别难忘,记忆深刻的事情。

   连凯: 也可以说是前开头这一个月,我是觉得挺辛苦的,为什么呢?因为我进组的时候生病了,病了将近快一个月的时间。那时候我吃了很多药,剧组演员、统筹都会带一些成药给我吃,中药也吃了,西药也吃了,都没用,每天就是伤风感冒。

主持人王可: 整整一个月,都是在生病的过程中。

   连凯: 就是生病过程中拍那部戏,我进组那天,不到一个月,瘦了将近快有五六公斤。比如李立群在现场跟我对戏,他每天都会看到我,都觉得我瘦了,因为经常接触就不会发觉,但他会说你怎么瘦了这么多。那一段,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很憔悴,人很累。我平时还是很健康的,拍戏很少会有生病,这是第一次带着病,还是得拍。

    

主持人王可: 现场有没有发生一些很有趣的故事,就是在你印象当中。

   连凯: 就说李立群好了,感觉他是很威严的演员,其实不是,他很搞笑。

   主持人王可: 感觉他很严肃,不苟言笑。

   连凯: 对,其实他在现场很搞笑。从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以外,入戏的时候,导演说停,他还在继续演,挺好玩儿的,他就是故意逗我们大家笑。(笑)

   主持人王可: 再次升华了,大家已经停机的时候,他还继续在那儿逗大家乐。你觉得这部戏对你来说有什么影响,或者产生什么变化?包括想法上的。因为毕竟是翻版之前一部叫好的戏。

   连凯: 对,如果大家没有比较的话,可能关注精神也没有像这部戏这么强烈,大家可能会想看看连凯是怎么表演的,这是非常好的,希望观众注意你的戏。因为一般电视观众比较不会留心看你的戏,会看整个故事的过程,整个剧的流程和故事。电影就不一样,电影一般花钱到戏院买票,两个小时之内或者一个半小时之内你的集中精神时间不用太长,跟的时间也不用太长,所以一般看电影的观众会比较关注你的表演和演技。

   主持人王可: 好像你拍电影比拍电视剧还多,好像是拍了28部。

   连凯: 三十几倍电影。

   主持人王可: 因为你之前有很多拍摄电影的经验,所以对你拍摄这部戏是很有信心的。

   连凯: 是,我一直跟新一代的演员或者是同行强调,其实电视剧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平台。电视剧,有人觉得拍摄时间很长、很累,拍电视比较难,其实刚好相反,拍电影比较难,虽然它的时间周期很短,台词也不用背这么多,感觉好像很轻松,其实并不简单。因为拍个电视剧,有这么多场戏,这么多集,你的角色,每一场戏就像砖块一样,你在盖房子。你慢慢搭,搭起来以后,等到整部戏有了,你的角色就很明显了,或者一场戏没演好,这个砖块可能没搭好,但其他砖块搭好的话还是可以补救。而电影,因为电影时间不多,可能你这个配角,只有四五场戏,在这么少的戏里面怎么让你的角色非常突出,角色是什么个性,在短短四五场戏里面就可以让你完全表达出你要表达的事情,所以电影比电视剧的表达更加精准和困难。

   主持人王可: 我发现你阐述电影和电视剧区别的时候,好像跟一般角度阐述的不一样。你会用一些特别的方式、比喻。可能跟你之前做过相关幕后的事情有关系。我在网上看过关于你的评论,他们说你是特别“传奇”的演员。(笑)你自己觉得呢?

   连凯: 可能是我一开始的目标不是当演员,当时是做幕后的,是从幕后转到幕前的。

   主持人王可: 可能很多人认识你是因为你的角色,而他们并不知道你幕后的一些工作,我们不妨聊一聊。你这个经历真的是太丰富了,聊一聊。

   连凯: 我小时候是在台湾出生的,差不多12岁的时候,因为爸爸的公司在美国开了分公司,就全家移民到美国了。

   主持人王可: 12岁之前…

   连凯: 都一直在台湾。

   主持人王可: 是个什么样的小孩?

   连凯: 性格比较平稳,不是很调皮,我从小就是文静,就喜欢画画。我是独子。

   主持人王可: 家人非常宠爱。

   连凯: 对,平常我也不太爱出去玩儿,自己在家就喜欢画画。

      主持人王可: 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很内敛。

   连凯: 对,一般观众对我演的角色和我本人真的差别很大。

主持人王可: 你小的时候很内敛?

   连凯: 不能说内敛,就是比较文静,不爱说话,每天就是喜欢画画。

   主持人王可: 白白净净的,也是那种西瓜头。

   连凯: 对,剃个小西瓜头,傻傻的。

   主持人王可: 到了美国之后呢?

   连凯: 性格变得比较独立一点,我是1981年到了美国,当时是12岁。

   主持人王可: 移民到美国以后,习惯吗?毕竟在台北那样的一个环境当中待了十几年。

   连凯: 对,一点都不习惯,当时去了以后挫折感特别大。因为我们是1981年去的,在美国的华人并不是很多,种族歧视还是会有。比如那些外国小孩会欺负你,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也要承受这些压力,去到那边一句英文都不会,要从ABCD学起,在学业方面来讲已经慢人家很多了。比如同样念小学六年级,你的程度是ABC都不会,跟人家差太远了,但老师给你的功课,你还是得做。不会的话,好象也没有人会问,毕竟我父母的英文也不好。

   主持人王可: 有一些幼小心灵的创伤。

   连凯: 对,正是因为这些磨炼造成我现在很独立。

   主持人王可: 要不是当时那个环境的话,可能还是家里对你非常照顾。

   连凯: 对,因为我当时家境还不错,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经历的话,我想不会是今天的连凯。

   主持人王可: 我觉得一到那种环境下,就像你说的那种独立,但凡一个小孩独立了之后就会有很多想法。你那时候想做什么?

   连凯: 我的梦想就是当画家,画画,因为画画是我拿手的东西,不管是小时候在学校参加比赛,甚至到美国,我的美术课都是分数最高的,这个东西我很擅长,也不会太困难。

   主持人王可: 我很好奇,你现在画画吗?

   连凯: 还画。

   主持人王可: 拍戏的话可能比较忙。会时不长的一年还会画几幅作品。

   连凯: 对,去年10月开始到今年这段时间我画得特别多。因为我打算今年7月,希望在台湾、香港、上海、北京都开画展。

   主持人王可: 包括你后来去求学,做了电影、艺术当中的幕后工作,包括后来转到台前,一直都没有放弃画画。

   连凯: 是,画画没有放弃,但一直没有推广它,一直没有人观众知道。

   主持人王可: 你也在不停的学习。

   连凯: 画画我觉得是学不来的。

   主持人王可: 天生的。

   连凯: 对,技巧方面可以学,但怎么画这个非常难,我觉得还是天分。举个例子,很多人说为什么画画学不来,我问他,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大象是什么样子,但我叫你画出来,你未必画得出来,比如前脚怎么折,后脚怎么弯,你记不住,就代表你的眼睛看到的东西就像相机一样,看到了以后就像拍了一张照片,一般画家都有这种能力,过目不忘,看到了就记住了这个形象。一般不是画家的人,对这种感官和视觉的记忆力会比较差。

主持人王可: 我相信每个人都看过你的影视作品,没有看过你画画,一般是什么题材的?

   连凯: 我最近这个系列都是油画的,都是人类,情感的东西,因为我自己是演员的关系,画得东西会比较有感情。比如每个人物会有自己情绪上的一个样子,喜怒哀乐,你看得见。今年7月做画展的时候,不是很了解我的,除了演戏之外还有做其他的事情,让这些观众可以看到我的艺术作品。

   主持人王可: 我觉得你应该是演艺圈当中,唯一一个可以有这么多才能,甚至说办个人绘画展的人,应该第一个。

   连凯: 好像是。

主持人王可: 与你的谈话,可以看到你对画画特别热爱,如果今天没有走向演艺道路的话,今天说不定是个画家。

   连凯: 其实我转变很多的,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不会是画家了。

   主持人王可: 你到了美国之后,有梦想是当画家,在那边读了小学、高中。什么时候让你转变了不想当职业画家?

   连凯: 还是父母的影响,虽然他们都很支持我的画画,但你也知道中国的家庭,你当画家怎么挣钱呢,饭碗可能都不保了。一般画家,都是过世了以后,画才出名,才卖得了钱,当时中国人对画家的印象都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王可: 穷困潦倒。

   连凯: 对,怎么办呢,让我做什么东西,让我做商业、生意我又不会。结果有一天我看到报纸上招生,是特技化妆学校。

   主持人王可: 那时候是多大?

   连凯: 大二。

   主持人王可: 念什么专业?

   连凯: 还是美工,就是因为有这些美工的功底,让我转到特技化妆的过程非常顺利,因为我已经会画了,也会雕塑,设计、对颜色的东西都非常敏感。我转到特技化妆的时候,很多课都不用上了。所以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特技化妆学校也毕业了,一毕业就去做特技化妆了。

   主持人王可: 你给我们扫扫盲,特技化妆主要是做什么?

   连凯: 从最简单的说起,比如一些伤妆,瘀青、瘀血、烫伤,还有老妆,把一个演员画到七八十岁。还有造型,比如把你变成外星人,或者是一个怪物,这也是造型方面的特技化妆。再高一层,譬如说我们做一些遥控的,当时我还没离开美国之后有参与《异形3》,《异形3》里面没有人,全部都是机械遥控的,那些全部都是属于特技化妆。特技化妆并不是这么简单,你要有美术功底,要会开膜、灌皮,还要上颜色,当时在美国工作室,一个人不会负责这么多东西,比如我就负责雕塑,他就负责开膜,他负责上色,另外一个人负责做机械。

   主持人王可: 我很好奇,你当时转行,轻易就转了吗?就是从画画到特技化妆。

   连凯: 其实当时转变并不是特别大。

   主持人王可: 可是当时选择的东西可以很多。

   连凯: 是,因为我小时候对电影特别有兴趣,看《星球大战》的时候就觉得好棒,我以后要是做一个外星人可以动的话多好玩儿。也是因为我做特技化妆,96年会回到亚洲,回到台湾、香港去推销特技化妆。

   主持人王可: 你一直跟美国的好莱坞都有接触,当时没有想过演戏?

   连凯: 没有想过,真的没有想过。那时候回来,推销特技化妆的时候认识港台很多导演。

   主持人王可: 那时候可能你对特技化妆,在当时那个领域已经是非常熟悉和了解的了,当时你的理想是什么?

   连凯: 我的理想就是希望起码在华人圈子里面,希望把特效带过来,让华人的片子里面有很好的特技化妆。

主持人王可: 那时候你已经是作为了电影从事者。

   连凯: 对,但我不觉得是电影,还是觉得自己是艺术家,毕竟到现场拍戏的机会不是那么多,我负责的是工作室里面的所有制作。到了现场的话,有现场的化妆师。我一般都是在工作室,幕后做。我也不用露面,反正就是待在工作室的时间特别长,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艺术家,不是一个电影工作者。

   主持人王可: 就是那样一个环境,所以你到今天还能安下心来画油画。

   连凯: 对。

主持人王可: 我们接着讲,回来推销特技化妆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凯: 我那时候见了台湾很多导演,也同时见了香港导演,因为我也喜欢看港片,我知道徐克导演比较喜欢拍一些科幻片子,特技化妆一定要接近科幻的东西才有发挥得空间。当时他也是很有兴趣,当时我们的电脑特技和其他的配备还不到那个程度,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达到,所以一直没有跟他合作过,虽然我们见过面。反而是我到台湾的时候,台湾的一个导演,叫朱延平,他说,“连凯,你这个形象还不错,我们下部戏有个角色适合你,要不要试试看。”他说时间也不是很长,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接受,我就说好啊,试试看。那部戏是个反派角色,其实真的很短,就拍了两天。命运很奇怪,拍了那部戏之后,就有香港的制片打电话给我,说我们是香港的公司,正在筹备一部戏,叫《碧血蓝天》,那是我香港的第一部戏。

   主持人王可: 算是作为一个主要的角色。

   连凯: 大家认识我的主要就是这部戏,而不是朱延平那部戏,因为香港的片子华人看的特别多。

   主持人王可: 他们不知道你是做特技化妆的吗?

   连凯: 香港那边反而找我演戏的人不知道,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新人,用用看,并不知道我是做特技化妆的。

   主持人王可: 不知道是导演临时把你拉过去的。

   连凯: 对,香港我见过的几个导演,他们知道。

   主持人王可: 他们会不会惊讶。

   连凯: 应该会有吧。

   主持人王可: 所以我觉得你的整个经历都特别传奇。

   连凯: 对,我有时候也会觉得莫名其妙。从我念美术,每步都是铺好的,我如果不画画,也会做特技化妆,不做特技化妆也不会踏进这个行当,没有踏进这个行当也不会到港台做这些事情。也是因为我小时候喜欢练拳,我拍《碧血蓝天》那部戏的时候是个动作片,跟赵文卓有很多打戏,那部戏需要我这样一个演员,要会打的演员,才用了我,我今天才会在香港有这么多戏可以拍。

   主持人王可: 有很多缘份和巧合。

   连凯: 很莫名的就把我推到了这个地方。

   主持人王可: 多少人想当演员,结果到了幕后。而你是相反。你到香港也做了很多事情,包括跟吴彦祖做乐队,这又是什么样的传奇?(笑)

   连凯: 有一天我在睡觉,有一个故事很想拍,想拍一个新的组合,在娱乐圈怎么样生存,怎么样找唱片公司,怎么样找经纪人,怎么样谈条件,今天如何面对媒体,如何利用媒体炒作。

   主持人王可: 真正的写实。

   连凯: 对,一般观众觉得演艺圈非常亮丽,非常风光,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演员辛苦的一面。那一部戏我想让一般观众知道我们当演员的,当明星的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灿烂,压力也是很大的,是想讲一个演艺圈的过程。那时候跟我的几个好朋友,就像吴彦祖、尹子维、陈子聪,跟他们说了这个故事大纲,他们觉得很好,有共鸣。就是把我们这么多年在演艺圈的这些也不能说不满,就是你想表达,但有时候又不方便说的事情发表出来。因为这个戏是我们自己投资拍的。

   主持人王可: 当时叫《四大天王》。

   连凯: 对,我们资金也不是很大。

主持人王可: 是你自己张罗这个事情的吗?

   连凯: 刚开始的时候,故事是我想的,但后面也是因为有这三位好朋友,大家一起做才能把这个事情完成。

   主持人王可: 胆子也挺大的,以前都是别人拿钱,很少有演员自己拿钱自己拍。

   连凯: 对,当时投资也不是很大,是我们四个人的梦想,当时拍了广告,也没收,就把这个钱丢了进去,作为启动资金。为什么会以纪录片的方式拍《四大天王》呢,比如我们拍一场演唱会,要请多少临时演员,一场戏要花很多钱,但今天我们如果真的成为歌手,真的录音、唱歌、跳舞,有真的歌迷,这些过程我们开演唱会或者是记录会的时候就很方便,就是当做一个演唱会纪录片来做。

   主持人王可: 当时那个组合的名字叫Alive,也是商量好的。

   连凯: 对。

   主持人王可: 我觉得你们是一种玩儿的心态,那种东西就会很刺激,所有人都把这个事情当成真的,包括媒体。跟画家一样,是一种创作的艺术。

   连凯: 对,其实是行为艺术。不管以前画画也好,做特技化妆也好,甚至到演员,演员都是表演艺术,这些东西都是创作,都是来自我自己的灵感,怎么样让它呈现出来。

   主持人王可: 现在这个乐队怎么样了?当时很多人都去关注了这个乐队,并没有想到你们要拍一个纪录片,可能在心里都会觉得这就是一个乐队。现在还会再有《四大天王2》?

   连凯: 之后还会有机会拍戏,我们四个组合的这个公司还在。我们也是打算说,希望自己有一些好的剧本,可以在未来创作更多好的让观众亮眼的电影。很多观众说你们还会不会唱歌,我们不会了,说真的我们自己唱歌唱的并不是特别好,那部戏,就是把四个不会唱歌,没有实力的人在这行怎么生存,很多东西都是靠包装,唱片公司帮你包装,调音调的很好,歌声就很好了。我们坚信说,在这行靠实力,不靠包装来成名。所以我们既然唱的不好,为什么还要继续唱呢,虽然很多观众要求我们上去表演,但我们觉得这是我们道德的观念,我们最终的目的就是那部戏,那部戏上了就是我们最终的目的。这么多年,一两年铺下来的演唱会和团队全部都是为了那部戏。

   主持人王可: 现在还有类似的计划吗?

   连凯: 有些计划,但还没有一个很实在的,可能下次你也会在我们《四大天王2》里面。

   主持人王可: 真的?跟大家打个招呼,可能针孔摄像头就在这边。(笑)这些年来你经历了很多故事,从台湾到美国,从美国又到了香港,好像你现在很多的时间都是待在北京,已经把重心放在了北京。

   连凯: 应该说是一半一半吧,我在香港毕竟还有个家,我也希望多在北京待一段时间,想在这边做一些创作的东西,比如画画,北京有很好的创作空间,有这样一个艺术气息。

   主持人王可: 你自己也是一半一半的,虽然我是个演员,但我也是个画家。

   连凯: 对,这个东西我觉得不能放弃,是让我归零的一个…

   主持人王可: 那是根。

   连凯: 对。毕竟你当演员,或者是走到幕前,面对这么多人,这么多观众,很难让自己回到自己本身。而画画,很清静,旁边没有干扰,可以专心工作,真的当我自己。

主持人王可: 今天很可惜,可以在现场给我们作画。你什么时候开画展?

   连凯: 7月份,很快了。

   主持人王可: 在北京会有?

   连凯: 北京、上海,我也希望香港、台湾都有。

   主持人王可: 因为演员一直都是在塑造别人,大部分时间演完戏,因为很辛苦,之后就是休息,没有体验自己想要的生活。但你自己有一个根在那儿,无论外面怎么样,最终都会回到画画的那个根上去。我觉得内心应该是超丰富的感觉。

   连凯: 是,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

   主持人王可: 今天跟我聊天的是个演员,但回家以后,就是画家了。

   连凯: 对,衣服也换了,脏兮兮的。现在觉得时间都不够用,还要创作,很难分配那个时间,比如我在香港有一幅画,画了一半,但我可能要来北京宣传,比如现在宣传《春去春又回》,需要花一段时间宣传,我就要转到演员这边来,一回去又马上转到艺术家,画画。

   主持人王可: 你在北京也有工作室?

   连凯: 没有,我这次来北京,也是希望可以有一个工作室。

   主持人王可: 你在香港有工作室。

   连凯: 对,挺大的。

   主持人王可: 北京有很多艺术家聚集。798也有很多艺术家聚集,观众也会去看,可能大家会看到你。你之前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连凯: 我没有自己安排,命运就是这样,我估计以后…

   主持人王可: 像那种开放式的艺术区,你在那儿画画,观众可能会觉得很面熟。

   连凯: 目前还没有这个经验。

   主持人王可: 你做乐队,做纪录片的形式,还有做这个,给人感觉很意外,很传奇。

   连凯: 希望有一些新的气息,新的想法和智慧。

   主持人王可: 等于你下半年会把多数的精力放在画展上。

   连凯: 对,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的作品展,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把重心放在演戏上,希望今年多一点精力放在画展上。

   主持人王可: 我觉得你的心态是一直往前奔的,艺术家永远都是有激情的,无论在哪个方面,创作上,对生活的态度上等一切的一切。刚才聊了你工作上的事情,作为一个有激情的人,下面聊聊你的生活。可能大家对你的家庭生活也非常关心。这又是你跟好多演员不一样的地方。你很早就已经娶妻,成家立业。

   连凯: 对。

   主持人王可: 可能会有很多人问,为什么这么早的跟你太太成家结婚,你没有想到会阻碍自己的演艺道路吗?可能更多人喜欢你也是因为你很帅气,很偶像艺人的感觉。

   连凯: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什么偶像,就是在创作,拍戏就是我的一个工作,创作的一个平台,让我发挥得一个东西。所以我也没有从来把自己定位成偶像演员,感情的东西不能曝光,我从来不在意这些东西。

   主持人王可: 其实越是这样,心态越好,越轻松。

   连凯: 对,我结婚那天媒体也全部都知道,平常我们出去,也不会扭扭捏捏的,因为她就是我太太,全世界都知道她是我太太,我也不会需要把她藏起来,我们每一个人做的所有工作是为了什么呢?为了生活,生活都达不到自己的要求,生活都不快乐,干什么呢,白做。

主持人王可: 听说您跟您的太太,从小也是青梅竹马,很早就认识。

   连凯: 不能说是青梅竹马,但很早就碰过面,她当时是9岁,我是15岁。她是我一个好朋友的邻居,邻居的孩子。我跟我朋友去他家的时候有见过这个小妹妹,那时候我觉得她是一个小妹妹而已。很巧,她也移民到了美国,我们之后又碰了面,才开始有今天,有交往。中间有隔了很长时间,所以也不是说这么多年一直都青梅竹马,只是回想,当时我们好像见过一面,小时候的时候。

   主持人王可: 我觉得你身上有很多机缘巧合和缘份的东西在,无论是事业上,工作上,还有家庭、感情、爱情,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传奇。

   连凯: 对,其实我个人非常相信命运,一些命运的安排,跟缘份。所以也会变得我比较珍惜身边的每个人。举个例子,今天我们俩坐在这儿可能也是一个缘份,上辈子的缘分,我们今天有机会可以见面,碰在一起。

   主持人王可: 也许再过三十年之后,忽然有一天…

   连凯: 对,我们可能又在路上碰到。

   主持人王可: 我们在海边钓鱼。

   连凯: 对,又或者我们以后不会见到。

   主持人王可: 不会的,明天还会再来。

   连凯: 举个例子,比如在马路上,跟你撞了一下,你瞪他一下,可能这个人跟你上辈子也有缘份,那辈子碰了一面,可能当时很生气,但你要是以一个好的心态回想的话,这一秒钟的机缘可以跟他碰一次,之后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到这个人了,所以要珍惜你身边的每个人,你见面的朋友,要懂得珍惜他。

   主持人王可: 你跟我讲这个,脑子里回想起了你拍纪录片的感觉。(笑)

   连凯: 没有,没镜头。(笑)

   主持人王可: 刚才你在讲人和人之间的缘份,和对生活的态度,对工作的一种追求。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在未来,自己理想中的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是什么?

   连凯: 我可以今天不用为了三餐,就可以全心全意的创作,那是我的理想生活。这是理想生活,当然我们自己还是要为了三餐,还是得要去做事,或者是不愿意做的事情也得做,毕竟为了生活,养家,或者有孩子的话,组织家庭要承担。今天我可以拥有这些东西,很多时间可以放在艺术上面不是更好。

   主持人王可: 我能听的出来,你骨子里是特别文艺的的艺术家,有时候会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放弃,会有一些取舍,比如对于金钱和利益上的东西会有取舍。

   连凯: 不多,但是也有。

主持人王可: 你心里会有一个度。

   连凯: 对。比如今年,准备把一些时间放在艺术上面,这个剧本可能在创作上面没有这个好,那么就不接了,花更多时间在画画上。

   主持人王可: 你周围朋友会理解你这个状态吗?

   连凯: 有些朋友知道我要开画展,非常支持,因为就像你说的,不是很多人都有这种才能,他们觉得我不要舍弃它,真的要好好利用,当成一个副业,或者是当成一个心情的书法管道,这个东西一定要保持好。

   主持人王可: 可能在你心里,那个根,可能画画是你的主业。

   连凯: 对,我的心里可能是这样。

   主持人王可: 今年下半年还会有一些新的影视工作。

   连凯: 会,正在谈之中。

   主持人王可: 除了画展以外,对于演戏上还有什么理想吗?特别想实现的,比如我一直想塑造某一种角色,但还没有尝试过。

   连凯: 有,也是因为我的外表,会受到一些限制。

   主持人王可: 你经常会演坏人。

   连凯: 我刚入行的时候一直演坏人,就是因为《碧血蓝天》那个反派,那部戏在观众或者在一些香港导演的印象中非常深刻,他们想到你,就想到了《碧血蓝天》那部戏,就很自然地把你框在反派角色上面。但是很奇怪,我一结了婚之后,就没有让找我演反派,突然间找我演医生,演好爸爸,就是一些上班族,或者是演正直的人。其实我特别想演一些奇怪的角色,比如演一个智商低一点的人。

   主持人王可: 性格分裂、变态杀人狂。(笑)

   连凯: 对,因为我外形受局限,他们觉得说服力不大,他们太少找我演这些角色,但我更想尝试。但这个东西不是我控制的,是妈妈给我的,但我创作和表演欲在这里面,还是想尝试。

   主持人王可: 每个画家骨子里面都有一种挑战创作巅峰的习惯。

   连凯: 对,所以我很不喜欢每个人把握当成偶像,我自己不觉得自己特别好看,就是喜欢创作和喜欢画。

   主持人王可: 艺术家。(笑)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这个话题到这儿差不多就要结束了,今天跟连凯大哥一起聊,跟我平常聊得都不太一样,聊了很多创作的东西。我现在脑子里时刻想着希望纪录片里面有我的一些画面出现。(笑)我觉得首先还是要预祝你的画展一切顺利。

   连凯: 谢谢。

   主持人王可: 如果这个时间一定,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我们也通过腾讯网马上告诉大家。我相信大家对你的创作作品也是一样关注的。

   连凯: 谢谢,到时候我开画展会通知你们的。

   主持人王可: 一定。最后我们还是要把视频窗口交给今天的连凯大哥,再对我们今天线上网友以及之后收看视频回放的网友讲上一些话。

   连凯: 各位电脑前的网友们,你们好,很高兴今天上这个节目,也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让你们多了解连凯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个性,以及我幕前和幕后有两个样子。毕竟我以前在国内宣传的时间特别少,观众可能对我也不是那么熟悉,那么了解我这个人性格是什么样,今天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让观众们多了解我,希望你们多多支持,如果没看过《春去春又回》的观众朋友呢,请你们也留意一下。谢谢。

   主持人王可: 今天的节目到这儿就要结束了,再次感谢各位网友,感谢连凯大哥,来跟大家说再见,各位拜拜!

over 10 years ago 0 likes  0 comment  0 shares

About

Learn More

Languages Spoken
mandarin
Location (City, Country)
China
Gender
female
Member Since
July 31,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