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Howard.F 冯昊
44,773 views| 64  Posts

[转载]千字诉过往,不提悲伤

原文地址: 千字诉过往,不提悲伤作者: 笑楚我想用简短的几千字、第三方的叙述方式跟你们说两个漫长的故事。一个跨时三十多年、关于出生和成长的故事,一个是关于感动的故事。这也是为那个感动了很多观众的 2012年 9月 30日《非诚勿扰》 4号台湾男嘉宾的而写的这篇长博。

出生和成长。

很久远了,这些前生前世的记忆,曾经是我如影随行的魑魅魍魉,纠缠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里,甚至是白天也从不曾放过我的前世的记忆。

1.

1978年 10月 15日,一个女婴出生在湖南某个小医院。

一出生就有先天绝症,第三天下的诊断书,先天肠胃畸形,必须尽快动大手术,否则不能存活,即便动了手术,也不一定有存活的机会,由父母选择。

拖了二十多天,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接这个女婴。那时候,西医刚引进中国,国内尚无这样的病例,医院不敢接。父母分头想办法,在末满月时,终于有家军医院的老军医愿意一试,但说明死马当活马医,对后果不负责。

手术后,死过,被母亲扔掉,父亲下夜班后找回来抱了两个小时,又有了呼吸,哭了起来。

这是她第二次命大。那时,她刚满一个月。

末满月的那次手术过后,一条十几厘米的刀疤从胸膛一直到肚脐。手术后需要大量输血,女婴血管输不进血,又从右脚踝足开了一个指甲大的刀口,输血。从此,这两个刀疤跟着这个女婴一辈子。她几岁前一直以为,全世界每个人的肚子上都有这样一个刀疤。

这个女婴,姓李,单名一个“丹”字。母亲取的名字,李丹。家人唤她,丹丹。

2.

从小吃药。天生惧怕关于医疗,医生,医院,注射器,医院的味道,关于医院的一切对她来说是一个无解的恐惧,她长大后研究心理学深度自我剖析才明白应该是婴儿时期的那次手术麻药没有做好,身体记住所有医疗器具划破身体带来的那种刻骨的疼痛。

佛洛伊德说,婴儿时期的记忆,我们只是无法提取,但却不妨碍这些记忆影响成年的我们的感觉与行为,那些疼痛的记忆可能会从根本改变婴儿将来成长后的人格与心理健康。

是的,好像一开始就有些不健康。输在多个起跑线了。

这是她出生的故事,就讲这么多吧。后来的路,一直是黯淡的灰色。

3.

关于她的父母。

这是她见过最典型前世宿怨的夫妻。

她从小以为每个人的父母都在吵架离婚,直到十三岁左右,到同学家去,看到别人父母是可以和言悦色的交流说话,相敬如傧,而不是剑拔驽张的永远争吵与冷战。

因为她从有记忆起就看到父母在吵架闹离婚,每次都是父亲要求离婚。每次,每次都是。

她以为每个父母都是这样的。她局限的世界里只有父母这样的关系。

天天吵架离婚。从每天的中午十一点以后,到第二天早上。因为父亲从 11点左右开始喝酒,只要开始喝酒,父亲就是另一个人了。没有人敢靠近。在他面前最好是连自己的呼吸都不要有,这样就会少惹到他生气。

父母吵架大体都是那样的。一次又一次的叫母亲滚,让母亲带着几岁的小女儿滚。

滚。滚。滚。有过很多次,漆黑的深夜,单薄的母亲牵着她漫无目的的走在铁轨上。她不懂为什么,走得久了,会忍不住问,妈,我们这是要去哪?爸爸不要我们了吗?爸爸不要我们回家了吗?…

这种画面在她童年的时候经常出现。

4.

所有成长经历跟出生经历一样,其实是苦的,痛的,只是年幼的她不懂得体会这些疼痛与苦涩,但心理学家佛洛伊德告诉我们,你身体的细胞会记存你所有的经历,即便你仿佛在意识上不记得,但身体是有储存记忆的功能的。

所有的疼痛在发生的当时,她都没有知觉。只是任命运宰割。一刀一刀的在毫无反抗能力的幼小的她身上和心上划着,血肉模糊了,她还是不懂得应该有的痛疼的反应。

她不是天生没有疼感。只是太弱小的,这种痛疼的权利,她都认为自己没有被赋予。

她就这样承受,从婴儿时期,到童年,到青春期,到十八岁离开家。离开家后才知道原来呼吸是可以自由的。

5.

二十四岁那年,突然那个夜里经常被丈夫因为喝醉酒无理取闹赶出家门、又找回来的女人,也就是她的母亲,突然患癌症。晚期。两次化疗后没有手术机会。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苦难不是生命的最终枷锁,死亡才是最终课题。一夜之间,她从婴儿时期的经历到童年,到青春期所经历过的疼感,第一次全面复苏反扑…原来她当时沉默的承受,只是反应不过来,一个人从一出生就开始承受,她自然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都是应该受的,然而生命并不是只有痛苦的承受,还有更多轻松欢乐的东西,只是后者她从来没体会过。

她一夜之间把一切都梳理了一遍。原来,她一直活得这么苦。但最苦的那个人是即将失去生命的这个不到五十岁的女人,她的母亲。一夜之间她客观地审视了、她曾经认为重男轻女的母亲的一生,她才是那个坚毅而苦难的女人。

她问躺在病床前的她,为什么不离婚?

离婚了,你和你哥怎么办?后妈好的太少…

我哥说,那年你要带着他一块去自杀?

是,要跳的时候,你哥问一句,妹妹呢?一想到你还在你爸那,怕你留下受苦,就又回去了…

6.

只有这最后一次,是她母亲提出的离婚,她说,我生是李家的人,死不做李家的鬼了。她交代,坟一定要分开埋。

是她亲自为父母写的离婚申请以及财产分割。她是家里的小女儿。小女儿为只有一个月生命是间的母亲写离婚申请,那一年,她所有神经细胞都扭曲分裂,她找不到在这世间上还有某种方式能让自己好一点的存在,她把自己当成没有知觉的木棍一样活着。

生,真的很不易。

众生苦难,罢了,不多表。

母亲在三个月后走了。那年是 2002年的冬天。

2007年的夏天,突然父亲也走了,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然后剩下一个常年不说话的哥哥。这就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7.

有人说,一个就算活到八十岁,只要父母还在,那他都还是一个孩子,一个人哪怕她只有十五岁,没有了父母,她就是一个真正的成人。没有依靠的,一个人。

这个世界,要她一个人来面对。没有退路,没有港湾。受伤了,就自己添添伤口,睡一觉,第二天再来继续承担。

知道吗?人只有在心灵真正受到害伤的时候,才会想要回家,并且会想要找妈妈,这是原始的动物本性,这是连低级动物都有着的共性。有过这样的体会的人会懂的。

眼泪,对一切于事无补。

此后的十年,整整十年,每天从恶梦中醒来,三点,四点,五点,六点…有时一片漆黑,有时窗透微光。刚醒过来的那十几秒钟,她总想不起自己是谁,又身在何处。

在三十岁那年,她决定改个名字,要重新生活,她去父母的墓前请示汇报,我要改个名字,重新生活,过另一种生活,跟从前不一样的生活,有欢笑和快乐的生活。我也要学会笑。

是的,她曾经是个不会笑的女孩。一直不会笑。那些年见过她的人都说,她是个连笑起来都不快乐的人。

母亲的离世,是她接受不了的现实,曾经有好几年,她神精恍惚到不能确定自己在哪个时空间,经常会在上着班的时候,突然要回家,非常清晰坚定地认为妈妈在家等回家吃饭,她必须回去,要去买火车票,必须回去…

她在陌生的城市里穿梭,经常走在街头,就突然要回家,因为她妈妈在家等她…每当这个时候她要全心全意地去分辨自己到底在哪里,哪个空间的自己是真实的,她要靠身边最近的最细小的细节事物成为线索,用身边触摸得到的物质的真实性来判断她所在的空间是真的,不是幻觉。她的时间一直混乱,一直以为永远是 2002年的冬天,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到 2007年才逐渐有改善,从每周会发生的时空间错觉变成每个月,再变成几个月才会有一次…

8​.

那些年里,她每个夜里哭醒过来,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梦里她回到与母亲同在的空间,正常的生活着,突然意识到那个站在她面前的妈妈早在 2002年就去世了…她在梦里把现在带到了过去,在梦里再一次经历一次母亲的死亡。有时候梦醒妈妈一次又一次央求她救救她,她说,丹丹,你答应过要救妈妈的,你一定要救妈妈啊…

你们理解不了那种比死亡更可怕绝望。是的,曾经有四五年时间,她每天都祈望死亡降临在自己身上。

这些就到此为止吧。

关于感动。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

一个一九七七年出生的台湾男孩 X,他十九岁那年父母因为火灾双双离世,就此一个人生活。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叫李丹的女孩。

1.

第一次接近她, 2006年初夏,他找到她在一篇文章中的提到的喜欢某个歌手的绝版 CD,这几张 CD当年就已经是绝版十几年,她却再也找不到,那个歌手叫陈艾玲。陈艾玲因搭档在一次车祸中丧生而告别歌坛,他找到陈艾玲的经纪人才买到那几张停版十几年的 CD,千里迢迢送从厦门送来上海,托人安排与她吃顿饭,见个面,饭桌上送了那几张 CD,她收了 CD,礼貌回应,没打算再见这个男孩。因为,他外表很普通,没感觉。

第二次, 2006年 8月,她父亲突然生病住院,出院后他提出要回老家贵州,她送父亲回到那个贵州大山里。

X见她几日不更新博客,从她朋友那里打听到她父亲出事,她陪父亲去贵州了,他觉得此刻他应该在她身边,让她感到力量。他从厦门千里迢迢来到了贵州,几经周转终于到了那个交通不通的山区。

她在山区见到他,她知道他真心,在这个时候到这么艰难的山区来找她,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出于很不负责任的感激,便与他在一起。

他马上结束厦门的工作,来上海与她生活。

2.

他待她真真很好,他把他能给予的都给了,从不吝啬,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做出她只是随口提过一两次的父亲做的某道小菜,他不动声色地端出来的时候,她内心里极度是震撼的,那是她父亲生前会做的小菜 ...他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哪怕再不经意的几个字,他都会记得。她知道这辈子再也无人能待她如此好。

整个过程,他从末负过她,都是她各种无理取闹的任性,各种恶毒的言语都能从她嘴里蹦出来。杀人于无形的刀,是语言,她天天都在用这把刀剔剐他的心。

她跟他说,你去找别的女人结婚吧,我不会嫁给你的,我不爱你,我跟你在一起只是因为你对我太好了…这些话对当时的她来说非常轻易说出口。他默默忍受她的各种病态的折磨。

3.

他的内心非常成熟,却不失孩子气的一面。总之他很好。无论她怎么说分手,怎么折磨他,他都不放手,有一次,她问,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了我?要怎么样你才肯分手?他终于忍不住沉沉地说了句,你是不是要我死 ..…

他是狮子座男人,骄傲自大,自尊心不可一世。狮子座男人委曲求全成这个样子,我想全世界的狮子座都会恨她吧。

她有太多折磨他的方式,直到有一次吵架,他哭了,他说他想回家,想回去看看爸爸妈妈的坟。

她才知道他有多伤。她心疼。

但,你们知道吗,她救赎不了自己,从出生就承受的各种疼痛与伤害在她的人格行为里已经产生了一种自我折磨的反应,她折磨自己,也折磨最亲近的人。

哭,两个人都哭。各种伤害都有。都是她附加给两人的。

4.

一个带着这世上最坚韧的心,最强大的心,最坚定不移的心要来爱她一辈子男人,终于伤到需要自我修复疗伤。他们在一起一整年, 2006年至 2007年, 2007年她父亲突然去世,他就算回到台湾了,也再次赶到她家那个小城,陪她办了父亲的后事。

也就是这一年,她父亲过世一个月左右,她最后一次提出分手后,他没有再找过她。这是从末出现过的状况,几天后,她知道他这次是怕了,她想尽一切办法挽回,却再也回不来。

他消失了。

她发短信给他,如果你想分手,那这最后一次由你来提吧,因为以前每次都是我提的,最后一次的机会我让给你,他最后一个电话里说,我从来没想过跟你分开,我也永远不会跟你说这两个字,现在的样情况是我从开始到现在都不想要的…

他懂她,是真的懂,不是你们所理解的那种懂。她和他都可以算是孤儿,没有父母,在他心目她曾经是最重要的,失去全世界也是不要失去她的,就这样一个勇敢坚定果断的人走近她,最终也离开她,也伤害她。

这就是这个关于感动的故事,我省略了很多细节的内容。

5.

这就是她和他的故事。这个女孩,三十岁以前叫李丹,后来叫李芊墨,是的,这就是我自己。

这是两个有着大部分相同经历的人走到了一起,其中一方内心强大无比,今生拼了命也是要和她在一起,但最终却伤到连放弃都不敢说,所以并不是有部分相同经历的人就适合成为恋人,而且我所经历的要更多更多。

而我只要见到喝酒的人,我就一定会想到我父亲酗酒后的样子,酗酒对我而言直接等于对家庭不负责、家暴、冷漠、可怕、恐惧,是比战争还可怕的事情, 2012年 9月 30号这个坚持我心动女生的台湾男嘉宾,你明白你不适合我的原因了吗?

那天在上台,从你写那个家字,我开始控制不住眼泪,你知道那个字对我的重要性,到我站在那个心动的位置上,当你把我的过去这样说出来,我从开始的情绪失控到后面完全失聪,你后面说的话我根本没听到,包括三位主持人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有听到,我只是感觉到各种压力,呼吸不过来,感觉到我父母正在向我走来,他们在看着我,童年片断混乱地出来,随时崩溃,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撑不到最后,在要晕到之前,我向左边的工作人员张望,我希望此时有人能拉我一把,扶我一下,甚至抱我一下,任何人都可以,我望了望,我意识到我是不能求救的,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来救我,我才知道站在那个位置上,我只能自己应对,我再无法说不出一个字,在坍塌之前,我咬着牙撑下了台,后来事情,我几乎失忆,据说工作人员说,我蹲一个角落号啕大哭。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在有人的地方号啕大哭。

6.

对于有些人来说,悲伤是一种忧郁的符号,贴在身上,能提升气质,那是他们不知道那些真正的冰凉入骨的悲伤,是没有人愿意提的。那是生命的枷锁,是吞食生命的黑洞旋涡,是我要逃离的命运。

我能活到今天,以鲜活亮丽的样子,以积极正面的态度活我的生命里,是因为我学会了遗忘。我拼了命的遗忘过去,甚至是为我现在的生活都带来了后遗症,比如只要一周不使用的密码,我就会不记得,但我从来不想去锻炼我记忆性,不想修复它,有所得必有所失,我不能只忘记痛苦,却对一些现实的影响就抗拒,所以你能明白,我是多么想遗忘过去,多么想摆脱过去的枷锁给我的阴影吗?

一个努力摆脱各种成长阴影的人,无法抗拒地被人一下子撕开了记忆的口子,所以一向严己克制的我,才在那个众人面前的位置上哭得成那样。我的愤怒,我从不掩饰,但我的悲伤失望落没,我从来都是掩饰和独自承担的。

7.

我拙于当众的语言表达,关于这一点,我相信所有看节目的人都看出了,我的表达系统从来不是设定为表演或博取关注与利益的,甚至是从内心深处是回避一切有所图的表达方式,我的眼泪更不是为了博取同情,是我留给这个世间所有我在乎的一切的见证。

8.

谢谢你。但希望你明白,也希望其他人明白。

9.

我会继续认真负责任地过我的人生,坚持以正面积极的方式面对每一个问题,即便最爱的父母都不在了,我也会好好的活着。而且,我相信,九重天上的他们一直左右不离地庇护着他们再不能亲自照顾的小女儿,他们是在的。所以,我所有不幸,也是幸的。

如果我能修完今生应修的课题,来生,会轻松些。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about 7 years ago 0 likes  0 comment  0 shares

About

一个被艺术革命了的青年!

Learn More

Languages Spoken
english, mandarin
Location (City, Country)
Chongqing, China
Gender
male
Member Since
October 17,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