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Vanya Sun
165,970 views| 495  Posts

吳神論 The Theory of God Wu--V.DUBB五月上海行回憶

 

吳神論

--V.DUBB五月上海行回憶

“如果你思念的人,不久就出現在你面前,請不要意外,那是因為神聽到了你的心裏的迅息,安排他(她)來到你的身邊。此時,你要做的就是懷著感恩的心來享受恩典。”之前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理論,導致我開始篤信心靈與神的力量,時常在心裏念上“吳小樣”千百遍,希望它們真的能把吳小樣帶來上海,因為自己是真的好想念他。於是他來了,來和我們度過一個值得紀念的週末。於是懷著欣喜,我用心享受了保佑著小吳與我們的神的恩典。

上海萬歲(5/17明星大練冰節目錄製) “吳建豪首場內地個人專輯簽售在上海舉行。”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徹底消散了我對香港、日本、韓國......的強烈妒忌。N條喜歡上海的理由和上海人的自豪感湧上心頭。更幸福的是他要來的是離我家不遠的“百聯又一城”,這讓以路癡著稱的我不禁狂呼“萬歲,萬歲,萬萬歲!”然而,好消息並未就此打住---他在上海四天時間,還有一系列的活動要出席,那就意味著,這次我和小樣的約會不只是“一面之緣”---“God Bless!” 無從釋放的狂喜最後化作由衷地對神的讚美。

小吳剛到上海這一天,適逢學校晚間開會,所以誤了接機不說,我擔心連他去當“明星大練冰”嘉賓的節目製作都趕不上。幸而,會後一路急趕到“又一城”時,瞭解到小樣也只是剛到,才進了拍攝場地內。“穿著一身黑,帥極了”姐妹們向我這樣描述道。呵呵,我們的國王當然帥了,我樂了。但隨後沒有入場門票的消息又讓我的心情down了下來,正在傷神時,kiki給了個好提醒----從樓上的餐廳可以往下觀看到錄製情況,且vv89和Joey己經上去了。哇,我真愛死“百聯又一城”的設計師了。於是,我三步並做兩步,沖了上去,一路風風火火地尋找她們兩個去,無視一邊殷勤地想招呼生意的女招待。哈哈,V迷果然都是訓練有素的(除我之外),VV89她們己占好了絕佳的位置---主控台旁邊.靠著圍欄,向下望去,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哈哈,再抱下讓我撿便宜的vv89和Joey).占了現成的好地形,和還沒吃晚飯的可憐VV89與Joey,邊聊邊等,倒不覺得時間過了太久,我們的國王終於登場了。

果然,他穿得是上次在臺灣簽售時的NIKE黑茄克和牛仔褲。嘿嘿,著一身的黑,我們的國王保持著往常的溫雅謙和態度走上了中間的舞臺,向周圍環顧了起來。記憶中也有對一些V迷的歡呼回應,算是很酷,也有點國王的威嚴感吧,可是過不了多久,過動兒的本質就暴露出來了。不知是出於對台下真冰場的好奇,還是耍寶的本性,某人不安份地挪到台邊,探出一隻腳向下去踩踩,試試“冰感”,剛開始還有些小心翼翼的樣子,接著,像是來了感覺,索性又換了另一隻腳去踏呀踏的。哎,那樣子讓我汗顏啊---歸根到底,我們的國王依舊是個童心未改的大活寶,哈哈!

終於要正經錄歌了,小吳同志收起了小樣,立即投入了“放手”的演唱。因為是錄節目,我們三個在樓上,不敢大聲喧嘩,唯恐被身邊的工作人員轟走。不過專業的89和Joey立時秀出了隨身帶的手牌,然後三個花癡,就隨著音樂,舉起V型手勢,左右地擺了起來。V似乎也是看到的,眼光也時有向這邊投過來,記得好像還和89這邊打了招呼,(事後使得89興奮不己,神志不清,卡卡)。久違的歌聲一響起,我的頭腦更不清醒了,以致根本沒有智商去評判他當時唱得如何,更沒有去留意為他伴舞的滑冰演員表演如何。其實,他就站在和我同一天花板下的舞臺上,用那麼熟悉溫存的聲音在唱歌,我只需要去享受這份美妙的感受就好,還用去多考慮什麼呢?混沌中,“放手”就這樣結束了,接著主持人吉雪萍和程雷踩著冰刀,上了場,開始和V說起了話,因為音響的和我聽力的問題,雖然很努力,但是我仍然聽不清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只知道期間,V又半蹲下身做了幾個搞怪的動作,引起我撥郎鼓似的一陣搖頭----這個愛現鬼。

節目一錄完,沒義氣的我又立即撇下要吃晚飯的89和Joey,直沖下樓,卻見滑冰場正在向外趕人,看樣子小樣快出來了,於是我裝傻地鑽進就要拉下的卷門,然後裝作顧客,混入冰場內一家飲品店,竟然碰到了Fiona、小增等戰友們。我們剛拉開桌子坐下,裝模作樣地翻了翻招待送上的菜單,一回頭,發現小樣己出現在門外,擺pose讓媒體拍照了。 呼啦!大家立即站起身,就向那邊湧去。其後,又發生了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比如,我花癡本色終於被我的學生發現了(還好是己畢業的同為四迷階級的學生,答應幫偶保密來著);媒體訪問居然是在全開放的“東方既白”速食店裏進行,我厚顏地抄襲小增的行為,只點了一杯飲料潛進“東方既白”更近距離地去瞅正在受媒體訪問的小樣;電梯口愚鈍的我盡然能幸運地逃脫了被驅逐的“噩運”,卻不爭氣地只敢呆立著,看小樣和身邊的一眾工作人員談笑風生,眼睜睜看著小樣走進電梯,消失在自己的視野……

今天的case就這樣結束了,可心裏卻還是空空的,我帶著一貫的花癡綜合症的前期茫然症狀和一些姐妹說著些有的沒的的話,搭手扶電梯準備回家。轉到下一層的手扶電梯,忽然“吳建豪”三個字映入眼中,才讓我覺醒了起來。原來“又一城”早就垂掛了簽售會的巨型廣告幅,預告著小樣接下來更強勢的宣傳活動。走到電梯口,“吳建豪”三個字突然巨大的似與我有震撼般好近的距離。國王的確己駕臨上海,來到了我的地盤,我終於可以確定了……Viki的電話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我們相約在“又一城”門口碰面。一見面,viki便興高采烈地彙報起她一天的戰績,看來今天小樣的表現不錯,因此激發了她之後兩天更強的鬥志。“他這回來上海是死定了!”呵呵,我記得她的那句經典名言。哈哈,國王啊,誰讓你這麼久沒來上海巡視了,接下來就準備接受更猛烈的“歡迎慶典”吧,相信明天的上海慶典一定會更精彩。今晚好好休息,我們明晚再見。

V迷萬歲(5/18華山醫院100周年慶愛心晚會) 第二天的這場仗是我心裏最沒底的。因為是醫院內部的晚會,門票是不對外出售的。所以對V迷來說,誰也沒有能得到了入場券的十足把握。但大家還是決心到了大劇院門口去碰碰運氣。

下班後,匆匆趕到劇院門口時,已超過了六點半。“V迷求票團”早在大劇院正門入口處,開始和票販子們周旋,向未入場的“白醫天使”們詢問了。天色己暗,寬闊的人民廣場那兒夜風陣陣,涼意襲襲,大多只穿著單衣短袖的姐妹們,凍得直哆嗦。還有不少專程從自海外和外地的姐妹,臉上除了焦灼,更帶著一路的疲憊和辛苦。於是,很自然的V迷中一旦得了票,會先謙讓給那些來自遠方的朋友。

那時,我和小增、天魔是一塊兒的。別說是我們,就連票販子手上都沒有什麼門票。許是見我們在風中立得太久,一位在華山醫院裏工作的帶兒子的好心媽媽,動了惻隱之心,毅然回絕了票販子的索票要求,盡然主動免費出讓了一張多餘票。感謝這位善良的母親,我們終於有票了!可是只有這麼一張票啊。“有誰是外地來的嗎?”我們照舊在自己這堆裏詢問起來,大家相互看著,但沒有人反應,其實每個人的眼裏都飽含著期盼。“還是你進去吧。”一旁的小增,忽然說道。“我?”一時之間,我竟然手足無措起來。說實話,我真的太想進去了,可面前有這麼多同樣辛苦趕來想多見一面小樣的V迷姐妹,我又愧於獨享。但最終我還是獨享了,謙讓的姐妹們對我只有一個要求—錄影。

雖說不是第一次進入大劇院,但剛在位置上坐定的那一刻,還是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環顧四周,也沒見到什麼V迷的影子,場外到是時有姐妹們發來短訊,打來電話,而一邊的工作人員一再向大家出示“請勿拍攝”的告示牌,並阻止一些忙不迭攝影錄影的人,心中更加忐忑不安。所以只能趁劉翔入場引起譁然時,偷偷拿出“天魔”的攝像機出來試了試(偶白,還不知咋用),然後也只好惴惴地靜待V的出現。

還在魂不守舍的時候,美麗大方的女主持楊瀾己開始介紹一位來自寶島富有愛心的歌手了。大螢幕上終於出現了小樣探望小新雨的場景,不久,傳來了小樣深情歌唱“媽媽”的聲音,他穿著一件白色的休閒裝,一步步走向舞臺中央。回想起來,我不得不再次羞愧於自己當時的愚笨。雖說前面有預練過拍攝,但驀地見到大螢幕上的身形時,竟慌得不知怎麼打開鏡頭,然後一陣子歪七豎八地對不准鏡頭,所以之前所錄的視頻基本像是在錄製地震事發現場一般。小樣唱得很認真,很投入,乖乖地踱著步,常有忘情地閉起眼睛,淺橙色的舞臺燈光打在他臉上,柔和了他的眉宇,平緩了他連日來的奔波浮燥,配合著他溫存的聲音,隨著大家一起安靜地聆聽一顆赤子之心。這時,我對攝影總算找到了一點感覺,手不再抖了,且可以騰出左手,向臺上比劃起“V”字,也不知小樣有否看見,但有一陣子,他是面對我的攝相機這邊歌唱的。忽有聽到樓上有“國王”的歡呼聲,於是,親民的他立即抬頭揮手示意(哈哈,見到小樣二次揮手,89再次發了瘋)。接著,小新雨坐在輪椅上,由一名秀麗的白衣護士從右邊推上臺來。小樣見了,就唱著歌迎了上去,拉起小新雨的手,蹲下身子,微笑著把話筒遞到他的面前。“祝賀華山醫院一百周年慶”小新雨有點吃力地就著話筒說道,台下一片熱烈掌聲。小樣很專注地看著他,然後和護士一起推著小新雨下臺。這時我才想到,今天都沒有向舞臺上的國王致意,慌忙叫了聲“Vanness!”不過,他沒有聽到,因為小樣關愛的目光依然停駐在小新雨身上,和他一起離開了舞臺,離開了我的視線。

“拍完後立即到外面來,我們等你。”我一直記著小增發給我的短訊。此刻,我立即拎起挎包,執著攝相機,起身,大步向外走去。走到門口,己能見到依然守候在外的V迷群們,我便放開腿,一路跑了過去。總算完成任務了,我跑進群裏,立刻把攝相機給了天魔惡使,接受她們的檢驗。好心的她們給了我這個笨拙的新手安慰的肯定,但見她們這麼久守在冷風中的樣子,心裏依然有種說不清的感覺。“謝謝你們!”我情不自禁地上前去擁抱她們,“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今天給我帶來的好運。”

在停車場口,我們又聚在那裏,向坐在那部深藍“別克”裏的國王擺手說“Byebye!”,做了今天最後的道別,得到了小樣同樣的回應。於是,大家小抒情懷後,便各自散去了。只是我意猶未盡,真的沒有歸家的心思。於是,拉著ajer找個地方再陪我坐坐。剛走到街對面,就收到了darling的電話。“今天看完小樣了吧!”哇,darling和我的心果然是相通的。她知道這個時候我是多麼想向人訴說今晚的種種幸運,種種感激。於是,我打開了話匣子,向她訴說如何lucky地得到入場券,如何lucky地沒有人干涉自己拍攝……

最後,我拉著ajer去沿街的必勝客吃了些茶點。原是說讓ajer陪自己說話的,可是當時卻是ajer一個勁地在對我說,我卻時時走神地望著窗外的夜空和街景。這是小樣在上海的第二天,這是我的幸運日。在和小樣的同一片天空下,在同樣愛V的兄弟姐妹中,我在發呆地享受著這份幸福。

國王萬歲---5/19V.DUBB專輯好樂迪簽售 19號的新專輯簽售無疑是最讓人期待的.一想到能近距離地為他辛苦產下第二位健康寶寶慶功的喜悅,一想到來自四面八方的V迷們齊聚上海盡情地花癡的排山倒海的場面,就早沒了思考其他的心思.於是毅然絕然地決定全天蹺課,一大早就來到了百聯又一城.初到時,商城裏還未開始營業,過分心急的我明知那時去只能一個人漫步"寂寞廣場",但仿佛只有早些讓腳步踏上那方即將成為戰場的地方,心才會早些安實起來.從樓上俯瞰,開放的底下一樓,簽售的場地己經佈置好了.最前方是巨形的小樣專輯海報,搭設好的舞臺兩邊有顯示幕和音響,顯然方便了我們千人卡拉OK.而最叫人振奮的是,那一排排彎彎曲曲的排隊圍欄,來來回回地密密地佈滿了整個廣場,從上面看下去,想像接受滿城歡呼擁護的場景,我都開始替我們的國王暗爽起來.下達的手扶電梯還未開,我便步行其上,來到了底下一層,環場一周後,拿出了手機,給這個即將彌漫硝煙的戰場來了個留念.

    隨後,我所能做的只能是百無聊籟地亂逛,這個時候,未填飽的肚子和未睡飽的身體開始提出了抗議.罷了,先找個地方補給一下營養和睡眠吧.就這樣,我還有些不舍地離開了又一城,過了街,來到巴黎春天那邊的KFC,要了點飲料和沙拉,找了個有沙發的座位,一個人呼呼地睡開(不良形象,請勿模仿與想像),一直到ajer老大早地被我這個沒人性的損友的追魂短信拉來,才算醒來.這時才想到,發短信給貓和小帕,瞭解下目前形勢.不想,貓早到了,於是,我又一次沒有人性地催起才吃完東東的ajer奔赴現場.這次複返,己有不少人在那裏等候了,記得當時敬業的小巧VIKI己累得坐在地上吃東西,差點讓我找不到她影了,哈哈.之後,我跑向前去尋找"貓影".哈哈,果然如她所言,高挑的個子,梳著兩個小辮,就是一個可親的MM樣子,好像認識了很久一樣."給我抱一下!",很自然的,我們給對方來了一個大大的緊緊地溫暖hug."抱一下",是V迷最好也是最高的禮儀,雖然被"有些四迷"說成"蹂躪"什麼的,可是到頭來,一路從廈門叫囂過來的"春情"在還米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居然被偶先狠狠地"蹂躪"了一頓,卻也心甘情願,意猶未盡(別想抵賴,晚上吹涼風那會兒,是誰小鳥依人在我懷的?).哈哈,還有偶也有被89從背後熱烈地"襲擊",冒冒然地向nlv示意......好了,別誤會我當時只知道"風流快活"(不然darling要發飆了),鑒於"勤勞的處女"的良好傳統,我也沒有放鬆手上的正經活,特別是看到遠方來的朋友們早就開了工,自己更要迎頭趕上.有默契的是,我和貓、春情等等一組,開始了流水線來做旗子,效率確也不錯。之後,要吹氣球,汗S,我是個沒有肺活量的人,只能用崇拜的眼光,看著絕對“大氣”的“春情”將藍色小膠袋一個接一個地吹得鼓圓,甚至到爆破。感歎啊,幸而有這麼多朋友在一起。

     因為齊心合力的緣故吧,場內的佈置很快就好了,於是一群得意的美女,開始就著剛完工的作品,“搔首弄姿”地拍起照來。一向見不得光的我,這時好像才感到了恐懼,於是一個勁地低頭叨叨,"今天可千萬別被同事或學生再看到了!"之後,我要麼做賊似的掩頭蓋面,要麼開溜走出內場逛亂去.惹得一邊的貓不住竊笑---真是做孽啊!也不知在這樣黑暗的時光中等了多久,人是越聚越多,內場裏己沒有空的位置,上海的姐妹都禮讓海外和外地的粉絲,站到了後面,整個等待區己都擠得水泄不通,還有九層的開放式樓道和手扶電梯上也站滿了圍觀的人,將整個"又一城"圍成了一隻不透風的鐵桶.以至於,光靠保安來維持秩序己遠遠不夠,好樂迪不得不出動全體的職工,在樓道裏圍成人牆以保證不發生意外.這架式,絕對是在恭迎一位天皇巨星的駕臨.終於,盼到小樣的腳步近了.據說樓上的記招會己經開始.於是大家開始急急地分發起了長槍短炮(拉炮)和盾牌(手牌),還有大量的小旗幟一直傳到了等候區的粉絲中去.當然這時候好樂迪也很支持地調送來大量的紅色氫氣球.小帕和fiona還嫌這氣氛不夠熱,大聲地現場指揮大家練習合唱"V.DUBB"專輯裏的歌.嬌小的小帕更是配帶好隨身麥,一咕嚕地鑽入內場人群中,站在位置上大聲地領唱起來,卡卡,那樣子太可愛了.

   "嘣嘣!"禮花漫天散開,滿眼儘是繽紛的喜慶,滿耳儘是狂熱的歡呼--國王駕到了.頓時,人群像瘋了似的,內場幾乎是全體起立地向前湧,等候區的喧囂幾乎己蓋過了臺上麥可傳來的聲音.那時我的神志也瘋亂了起來,踮起腳,只看到被人群遮掩掉的若隱若現的國王的身影.豎起耳,怎麼也不清楚他對大家的問候與感言.舉手牌掩面,我不得不防著自己的尊容在某家媒體上被曝光.天啊,我到底在做什麼?好在,在一再的努力下,秩序總算安定了下來.臺上開始了正常的活動,主持人例行地說了些對國王恭維的話,不過裏面有一句話是沒假的,"你好厲害,我也看過很多簽售會,但是很少看到像今天這麼熱鬧的場面的."國王的態度倒是很謙遜,只是微笑給予台下的一群"瘋女人"最致命的招惹,"她們都是我的王后."汗,明知這是最拙劣的"謊言",還是成功地讓所有人都瘋到了死心塌地.之後好像是歌迷會贈禮物等之類的活動,但因為自己光顧著用手牌遮臉,因此根本不清楚當時的情節.可是,"小眼睛MM"踏上臺的那一幕,至今都讓我感懷.好久未見的MM,走上了台,拿著話筒,仿佛是有用自己最平常的語氣對大家,對Vanness訴說自己一個從少女到為人妻的歌迷的心路成長歷程,短短的幾句話,卻讓我回想起她之前種種為V為V迷所做的事.V站在一邊,沉默地聽著,若有所思,最後他們用一個擁抱作為結束,一個不算熱烈,卻讓我鼻眼的五味潮湧差點決堤的擁抱.我目送著MM走下臺,好久才回過神,重新將注意力攏回臺上的國王身上.因為來簽售的人太多,之後又有一個通告要趕,我們的國王只能低下頭,開足馬力,讓手不停地筆劃起來,開始他還有閒時常抬起頭,用微笑回應我們時常的恢宏的大合唱,口號等一系列HC舉動.但之後實在是顧不得了,可憐的國王,只好埋頭苦幹.不過當中也有一些小插曲:正如許多歌迷己知的,一位八十多高齡的老太太專程趕來,在攙扶下顫顫微微地走上簽售台,小樣立即起身相迎,滿場的粉絲們同時報以最熱烈的掌聲,並致以最高分貝的喝彩;最小年齡的V迷也被V迷母親有抱上臺來,同樣引來了大家高級別的致禮;小支大概是體諒國王辛苦,有一會兒湊上去在他耳邊嘀咕說笑,把個小樣樂得笑成了朵花,然後也回饋給大家一個超級振奮人心的消息---V己經在籌備內地的個人演唱會了......但是,還是因為人太多了,舉辦方不得不做出每人只簽一碟的決定,周生和小支一齊上陣幫忙,做簽歌本的流水傳輸帶,我們的國王真的無法一一滿足所有子民的要求.雖然內外場都有不少買了好幾張專輯待簽的粉絲,但是大家還是給予了充分的體諒,乖乖地收起了多餘的專輯,乖乖地取出歌本做好事先準備,有序地排著隊配合著國王的工作.誰讓他是我們心中獨一無二的國王呢.只有在他的感召下,我們才得以聚集在這個幸福的國度裏,去學會,去實踐,去體驗,去感悟一種不求回報的真愛.懂得了體諒、忍讓、互助、無私,懂得瞭解為愛去照顧別人,也照顧好自己,懂得了什麼是真正的成長."愛人與被愛,那一個更幸福?"我想,現在於我來說,會選擇前者吧.“很高興看到這麼多人能夠在一起。”想起國王曾說的這句話,幸福倍增。

      內場的粉絲是最後排隊上臺簽名的。要知道遇到正陣仗,我一向是最沒膽的人。眼看一步步離小樣近了,竟然不知要怎麼樣做,只知機械地遞上歌詞本,由周帥哥傳遞過去,走幾步上去,只見小樣低頭的頭頂,(可憐的偶連正臉都忘了去瞧),還在想說什麼話的"Vanness,能不能簽個angel的名(偶原來保證給darling簽到名的,汗,又失信了)......,可是歌本己簽好,只好取了歌本呆呆地下了台。於是我的簽售就這樣結束了。但我還一幅大夢未醒的樣子,回頭見見己個相熟的姐妹,好像也沒比我好多少,哈哈。一會兒,簽售結束了。小樣又馬不停蹄下了簽售台,在大家的簇擁下匆匆離開了現場。

     接下來,大家也要隨著他要馬不停蹄地趕往下一個目的地“東方電視臺”,參與國王“加油,好男兒”節目的錄製。因為入場券有限,貓、春情和我還有許多姐妹依舊報著“碰碰運氣”的心態,結伴搭出租直奔浦東而去。許是累了大半天,在車裏,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叨念起來,各種各樣的古怪招念招都使了出來。我開始HC起了陶吉吉(但小樣,我向你保證自己是無心的),春情開始盤算起小樣前世有多小器(你說你是欠他幾兩醬油來著?),還連帶把確實無過只不過穿了一條裙子的貓貓也牽連了進去......結果證明,V國王果然是英明的,V雷達果然是疏而不漏的。這晚,我們一夥人,立在電視臺大門外,經歷了三個多小時的饑寒交迫,千方百計,萬般求助後依然無果,得到了國王的懲罰,最後只好躲到附近的咖啡店裏暖暖身子,進點食。直至內線來報,小樣己經演出結束了。我們也徹底死了心,打道回府了。

    回來的車上,貓貓有問我,是不是後悔來浦東這一趟,記得當時我笑著說,“沒有啊,至少讓我知道了,我們前世到底是欠了他什麼。”呵呵,最後說明一下,大家得出結論,我前世欠下偉大國王的是兩錢茴香。

尾声

一直以來都沒有給這篇回憶錄一個結尾,其實怎麼寫,是早想好的。只是一直懶得給它畫上句號。直到蛋弟弟前兩天隨她心愛的人飛去了海外,心中像突然脫落了一塊兒似的,極是思念。所以想拿親愛的弟弟一段很是應景的話兒,來給這文做個尾聲。

   簽售會那天,蛋弟弟也是和她的BF一起去的,雖說我是在內場,眼睛也從沒從臺上移開過,但當天還是沒有找到她的倩影。恩,一定是當時的目光隨著心思一樣全然集中在他處吧。到了第二天送機完畢,我才惦念起這麼件事來,於是忙不迭發了個短信給蛋,生怕小倆口會為個什麼沒邊際的小樣兒,吃個味兒鬧些口角。不想一會兒弟弟就回信給我,“不會啊,那天他陪著我也很興奮,還對我說,那哪是人啊,簡直是神。”

   我笑了,好甜的話兒,甜到了我心裏,就是每回看到、聽到、想到他時的心裏的味道。V.DUBB自然不是神,但在心裏,他卻帶給我們和神一樣的力量---讓我們聚在一起簡簡單單地一直這樣愛下去。

almost 12 years ago 0 likes  0 comment  0 shares

About

Learn More

Languages Spoken
english, mandarin
Location (City, Country)
Shanghai, China
Gender
female
Member Since
September 10,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