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Terry Cheung
344,731 views| 122  Posts

新版《殺人不分左右 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

[if gte mso 9]> Normal/w:View 0/w:Zoom 0/w:DisplayHorizontalDrawingGridEvery 2/w:DisplayVerticalDrawingGridEvery false/w:SaveIfXMLInvalid false/w:IgnoreMixedContent false/w:AlwaysShowPlaceholderText /w:Compatibility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w:BrowserLevel /w:WordDocument <![endif][if gte mso 9]> /w:LatentStyles <![endif][if !mso]>

<![endif]

有一類荷里活片子我是很怕的,就是「重拍片」(Remake)。有那一個主意可以比「重拍一部好片」更蠢呢?外國人難道真的沒有「珠玉在前」的邏輯?還是真的以為可以拍得比前人更好?抑或是….真的厚顏無恥到,可以利用任何來自影迷的好奇心,一次又一次地把影迷騙入電影院?還是荷里活的工匠已經沒創作力到這個地步,交不出功課,就到舊片目裡翻嗎?

我想不通,亦猜不透,只知來自荷里活的重拍片愈來愈多,搞不好有一天,連《教父》《大國民》也要被重拍。

恐怖片是重拍片的溫床。近幾年經常有經典的恐怖殺人片被再次「的」上銀幕

–如《午夜兇鈴》變成了《七夜冤靈The Ring》、《德州電鋸大屠殺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也被重拍了,還被追加了一集前傳《成魔之路》;《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重拍成《月光光心慌慌之殺清光》;《十三號星期五》去年也重拍了.....這次來到一部可能你未必熟悉,但在Cult片界頗有聲望的一部經典作品被重拍-《殺人不分左右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

原版《殺人不分左右》出品於1972年,是《猛鬼街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導演韋斯加雲Wes Craven的早期作品。講述一個青春少女因「買草」而遇上幾個飛仔,慘遭毒手先姦後殺;後來幾個兇手誤打誤撞去了受害少女的家中投宿,被少女的父母發現他們是殺人兇手,於是下面劇情估都估到,是層出不窮的復仇暴殺場面…..

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0r066kUBUo原版《殺人不分左右》被認為是其中一部最重要的「剝削電影」(Exploitation film)。何謂「剝削電影」?總之是打打殺殺、吸毒強姦、 侮淫侮盜、賣弄暴力的電影,一般都可稱之為「剝削電影」。仲唔明?可以參看我好友史丹利五所編寫的「 剝削片談(1) -定義」便可知曉。60、70年代,美國一時間出產了好多這類以暴易暴的兇殺電影,有人說是因為社會追求解放,連獨立電影也希望挑戰道德禁忌,也有說是因為美國政府在越戰節節失利,陷於苦戰,社會人士怨聲載道,於是文化上就出現了一些發洩式的創作,如迷幻音樂,或暴力電影,去對抗現實生活中的無力感云云,各有道理。

好,不論其出發點、製作原因,我想指出的是,如這部2009年新版的《殺人不分左右》而言,它先天上就不可能及得上原版。製作人拾人牙慧之餘,更不明白舊版其實比任何一部近年的驚慄殺人片也要走得更遠。原版《殺人不分左右》礙於成本關係,全片以16米厘菲林拍攝,粗糙的影像、手提影機的運用,還有不見經傳的演員,令整部電影故事帶來高度的現實感;加上導演語不驚人的拍攝風格,絕不會於最後一刻良心發現,精心設計每個殺人過程,讓觀眾也一同獸性大發。在原版中,死者死得慘情,兇手也殺得無悔,因此父母為女兒手刃仇人之時,才會如此大慰人心。

 

新版對於原版故事,有不少細眉細眼的改動 –如安排受害少女無死,負傷返回家中被父母救起;報仇的父母又被營造了一份「身不由己」感。而當年舊版其中一個反派的「經典死法 」–少女母親色誘其中一名曾強姦受害少女的反派,在替他口交時咬去他的子孫根(!) –也被刪去,代之而來的是各式各樣似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死法-包括了用鎚仔直插頭臚、開槍打爆眼,甚至把反派頭臚塞入微波爐「叮」爆頭!聽落可能令好此道者眉飛色舞,但在我而言,這些其實都是一些非常拙劣的設計。

 在這些暴殺片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在片中行淫的角色,都會成為死亡的受害者。試想想一舨在暴殺片中的第一、兩個受害者,多數是打野戰的男女或行淫的青春少艾。有說「剝削電影」的核心,其實就是「禁慾」,名為縱慾,其實是以威嚇的手段描述行淫的惡果。舊版中行兇者被切去淫蕩的象徵

–陽具,其實亦是他行淫的果報。以暴易暴的背後,其實是追求 一種天理循環的

「公道」。難道在一部以暴易暴的電影當中,一個強暴犯的懲罰,就應該是射爆眼,甚至是「叮」爆頭這種幾乎令人會心微笑的死法嗎?

新版《殺人不分左右》最大的問題是編導只是在拍一部習作,而沒有了解到「類型」(Genre)的核心精神,並對於「類型」作出一種準確的詮釋。而最令人氣頂是新版《殺人不分左右》,是由原作者韋斯加雲親自監製!難得他可以對自己的作品被糟蹋全無感覺,他應該是收足錢就掛個監製名,有時間就到拍攝場地飲咖啡social一下這樣子….

看新版《殺人不分左右》時,我感覺自己像在剝削片中落入食人族或連環殺手手上、期望自己可以死快一點免去痛苦的受害者,我不下一次希望影片快點做完。因為用很多看似理性的理由,去鋪排一場大型的殺戮,基本上是很無謂的;我反而喜歡舊版無道理地暴殺,也無道理地復仇 –在「剝削電影」的範疇中,也不必要太偽善吧!你這是「演」給誰看呢?

about 11 years ago 0 likes  0 comment  0 shares

About

Learn More

Languages Spoken
english, cantonese, mandarin
Location (City, Country)
Hong Kong
Gender
male
Member Since
March 4,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