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image default 03

Terry Cheung

Posted over 4 years ago | 0 people like this | Shared 0 times | Be first to comment

《十月圍城》的「香港式筆觸」

[if gte mso 9]> Normal/w:View 0/w:Zoom 0/w:DisplayHorizontalDrawingGridEvery 2/w:DisplayVerticalDrawingGridEvery false/w:SaveIfXMLInvalid false/w:IgnoreMixedContent false/w:AlwaysShowPlaceholderText /w:Compatibility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w:BrowserLevel /w:WordDocument <![endif][if gte mso 9]> /w:LatentStyles <![endif][if !mso]>

<![endif]

《十月圍城》的製作背景,本身已經是一個離奇故事,足以拍成一部獨立的電影。這個「無名義士保護孫中山」的故事,導演陳德森蘊釀了達十年之久。及後,陳導在九十年代經過《神偷諜影》《紫雨風暴》的商業成功,令他真正將《十月圍城》拍成電影的構想付諸實行。2002年左右,陳德森成立「金川」公司,得到商人曾獻基的經濟支持,陳德森於2003年開始正式籌備《十月圍城》,不但網羅了郭富城、陳奕迅、吳彥祖等一線明星,並在廣東南海搭建大型的世紀初香港街景。可惜因為2004一場金融風暴,曾獻基先生燒炭自殺,一時令《十月圍城》的資金陣腳大亂。最後,《十月圍城》被迫擱置,連南海的佈景也被迫拆卸…..

 以上只是《十月圍城》背景故事的一小部份。直到去年陳可辛在北京成立「人人電影」,將這個被詛咒的計劃接手過來,動員了華語電影最強勁的台前幕後,終於助陳導圓了畢生夢想,將《十月圍城》的故事搬上銀幕。

 

對於陳導,以至香港電影,《十月圍城》的出現都別具意義。在市場上而言,更足見國內市場對於香港電影人的重要性。依賴這個龐大而未被完全發展的市場,以往被認為是天方夜談的大型投資、超級製作,都開始可以付諸實行。另陳可辛以這個以香港為本的故事,作為「人人電影」進攻大中華市場的頭炮,亦表現出陳氏力求在「香港人」本位與「大中華電影人」的身份中取得平衡,在以全國民眾口味為製作依歸的同時,亦保留住所謂「香港人」的視野與態度。

 《十月圍城》的故事,關於一群香港無名義士,為著不同原因,參與了世紀初一次保護孫中山訪港的任務。影片因循以往一些港產民初戲軌,對於「革命」一字皆採取空泛處理,甚至將「孫中山」等同如「革命」。雖然在影片一開始,加添了革命倡議者楊衢雲(張學友客串)談及何謂「民主」

(用上了林肯著名的「蓋茲堡演說」語錄!)復被刺殺,但這場序幕對於劇情推進,充其量只可表現出清廷的暴力手段。及後影片中反覆出現的所謂革命活動,都流於語焉不詳,甚至沒有提及「興中會」等歷史,令孫中山淪為一個被神化了的符號。

 

但亦不能因此而怪罪製作人,事關香港的電影人,多年來一直對於政治題材都極及迴避;可能與香港奇特的地理及政治環境有關(由殖民地開始發展/國籍身份模糊),令香港人不但一直缺乏「史觀」,甚至是歷史常識。這是關乎於香港的歷史發展的遺留問題,令香港人對於政治認識一向貧乏。這場關於歷史/政治,而又迴避歷史/政治的處理方法,才是真正的「香港式筆觸」。

 另外,從片中義士參與保護行動的目的,可以進一步看到陳可辛團隊的「香港式思維」。比方說如甄子丹、黎明、謝霆鋒等人參與行動的原因,無獨有偶都與政治立場毫無關係,不外是由於夫妻兄弟之情、朋友之義。甚至從人物角色中的表現,他們根本對何謂「革命」根本茫無頭緒,甚至漠不關心。他們對民主、革命毫無認識,但又偏偏為此而捨棄性命,大抵是陳可辛團體的以古諷今,對於香港人立於大中華時勢政局的蓋棺定論。

 

另香港人一向最愛以「只懂搵食,不懂政治」自居,又常自栩沒有家國之情。因此要一群香港人投身空泛的革命活動,為情為義總好過為理想。擅長於寫情的陳可辛,於是為片中角色安插了大量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瓜葛,令角色投身革命活動的原因變得合理化。這種表面上大仁大義,內裡蘊藏的卻是「小資產階級」小情小趣的思維,也是正式「香港式筆觸」。

 製作人或許連自己也只求「娛樂」不信「革命」,但起碼肯在故事上動腦筋繞個圈子,令故事與人物變得「合理」起來。比起一些只追求畫面震撼度的所謂「大片」,《十月圍城》儘管仍然流於虛假,還是可取得多。

 還有更不得不提的,是陳氏(可辛/德森)團隊那種幾乎不擇手段地追求娛樂效果的製作手法。片中的煽情技倆幾乎達到大灑狗血的地步,令觀者無不能不動容。如沈重陽(甄子丹飾)對前妻/女兒的感情,以及車夫阿四(謝霆鋒飾)與重光少爺(王柏傑飾)的兄弟情,都為角色製造了非戰不可的理由。再加上個別篇章的「重手」描寫,如李玉堂(王學圻飾)在行動前一天帶阿四向心儀的照相館千金(周韻飾)提親,阿四與重光少爺的臨陣訣別,甚至是少林武僧(巴特爾飾)的壯烈犠牲,都令戲院內的觀眾無一鼻酸。(當然也有部份人物關係營造得不太成功,如任達華與李宇春的父女情就因篇幅不足,未達到最佳水準)而黎明飾演的乞丐,本為武功高強的貴介公子,因愛上父親的女人而落泊街頭,更加是純粹為著悲劇效果而出現的人物。黎明亦幸不辱命,主演了片中其中一場最悲壯的武戲,抵抗數十刺客而身死(臨死前更看見自己一生最愛的女人出現 –李嘉欣!!)。誠然,製作人是決心將「煽情」進行到底。

 文戲如是,武戲亦然。《十月圍城》的動作場面簡直可以以「慘烈」來形容,片中的「刺殺」其實更像當街「追殺」,埋身肉搏跡近「古惑仔斬友」。動作設計董瑋在刺殺場面的設計,以至埋身招式在追求招式悅目度與合理度的平衡,都有很大程度的貢獻,大有機會問鼎下年金像獎的「最佳動作設計」。甄子丹自己亦下海自導自演一場與「美國散打王」李康(Cung Le)、集「酷跑」(Parkour )與混合武術(MMA)於一身的街頭搏擊場面。那些一腳將人踢到飛起、搏擊味道濃厚的動作設計,一看就知是「甄功夫」的東西。無可否認這些搏擊設計或流於過度現代化,但亦再次印證陳氏團隊為求娛樂效果不擇手段、不分東西古今的決心。我欣賞他們全力以赴的精神,這也是一種香港電影人的典型性格。

 在不少「國產大片」屢次被評為「劇情空泛」「大而無當」的今日,我們應該更珍惜像《十月圍城》這種力求「粗中有細」的大製作電影。由陳可辛、陳德森帶領的團隊,起碼在創作上希望能夠達至文場武打的平衡發展,在奇觀式的製作中,表現出若干的人情世故,令這個空泛的政治剌殺故事增添出一點血肉肌理。《十月圍城》絕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但它的製作精神,是應該得到嘉獎的。

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Ba0PYcNBM4


Want to participate in this discussion?

Join now to follow Terry Cheung

Terry Cheung

Avatar
Birthday 03-14
Interested In friends
Gender male
Location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