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daiqianwen dai
41,475 查看| 102  更新

危險行程

從生到死,這是一條危險之旅。我不知道產生人類的原因是什麼,也無法探究我們還能存活多久。或許這裡麵包含可悲之處,明明知道前方是一條要消亡的路,卻無力阻止它的漫延,只能眼睜睜看著慘劇在不斷進行。有許多的災難電影設計的過程就是如此,面對自然的災害,生命的最後一瞬,其情可鑑。改變在註定的命運裡難以發揮作用,只有順著時間的脈絡讓早已規劃好的結局按布就班的完成。

  

孕育其實是一項偉大的工程,雖然細節不為人所見。精子與卵子結合成受精卵,在數十萬個微小顆粒裡,司空見慣。但是,要想發育成胚胎必須經歷重重考驗,才能順利過關。幾十萬分之一,概率如此低下,那些意志不堅者,都扮演半途的陪襯者的角色。也許這就是它們的使命,護佑真正的主角到達成功的岸頭,不惜捨身以消除魔障的侵襲。在子宮的壁床上安全著陸,培養在慢慢起動。汲取營養,吸納水分,最初的形體用各種方式榨取母體,以完成人類的交替。在這期間,危險繼續獰笑,一不小心的碰撞,生病時的藥物侵襲,多少懷有惡意的手,時刻會扼制其喘息的咽喉。在母液裡的躲藏雖然不能直接受害於外界的損傷,但些微的改變都會引起終生的遺憾。

  

胎生是哺乳動物特有的繁殖方式,最高級別的特種選擇最具完美方式的傳種接代的育產。自然選擇的規律就像四線三格的英文字母排列好順序。人在最初的成胎時與其它的動物沒有太大的差別,捲曲著身體,胎盤連接著母體,在羊水的液體裡慢慢成長。成熟的日期臨近,胎兒即將面世,但危險也一併相伴。子宮的收縮、胎兒的湧動,疼痛的打擊樂逐波而追。當自身的努力毫無結果時,只有借助人工的手術刀才能把危險剔除。在醫療技術尚不完備的時期,死亡的微笑不知吸納了多少生命哭泣的眼淚。當嬰兒的“呱呱”聲出現在耳邊時,新的循環又將開始。

  

吸吮,這一動作不需技巧,與生俱來的本能,人與動物無異。吃在剛初生時是唯一的動作,因為飢餓會隨時威脅幼小的個體。我看過蠶,躺在一個圓形的容器內,周圍佈滿桑葉,它不停地咀嚼周圍的葉子,以把自己養得胖胖的。剛初生的小貓小狗,不斷地用嘴尋找著奶頭,此類的鏡頭,是出奇的巧合。出生,人與動物都面臨同一起跑線。

  

柔軟的四肢,細嫩的皮膚,嬰幼兒具有最吸引人的外表。雖然不會太多的語言表達,他們知道用表情獲得垂青。笑,純真無邪,哭,簡單而實用的手段,即是陰謀的面紗也是危險的樂曲。在個體診所的門外經過,我經常聽到稚嫩的啼哭,有短暫的嘶叫,還有低聲的哽咽。受致於疾病的困擾,那些弱小的生命掙扎著手腳,睡眠時的驚悸是惡魔的臨時客串,為了預防各種病毒的侵襲,疫苗定時輸入體內,兒童時的成長伴隨著針刺的陣痛,短時的忍耐是為了長久的安寧,孩子們在家長的哄勸下忘記了幾秒鐘的疼。

  

學海無涯,從家庭走向社會,適應在人群中培養自我。早晨和傍晚是大人與孩子最繁忙的時段。整理書包,穿戴好衣物,在家長的陪同下,奔波在路上。自行車、小轎車、校車等交通工具,奏響腳步的鳴音。道路在上學、放學時被踩擠得狹窄,連空間也覺得自己被扭曲了形狀。安全在這個時間不斷地被提醒,橫穿馬路時要格外小心,稍微大意,損傷就會趁虛而入。醒目的警示標語在校園的牆上閃爍著刺目的光,老師們的安全教育在孩子們聽來或許早已厭倦。小心、再小心;注意、再注意,雖說不用提心掉膽,但放鬆警惕意味著和危險的親吻。

  

躲過了交通事故的追擊,成長中的青少年難免失陷於人情世故的重重包圍。厭學、打架、偷竊……一系列惡的行徑總會在十字路口橫亙,甜蜜的誘惑帶有不可抵抗的魔力。為了消滅室內的螞蟻,我們在它們經常出沒的地方放上一小塊甜食,過不了許久,成群結隊的螞蟻會前仆後繼,在它們正享受快樂時遭到滅頂之災。等同於動物,我們有時也無法克制,在心魔的驅使下,喪失理智。高中時看過一部電影《少年犯》講述的是一群因無法控制自己,而走向違法犯罪的青少年,片中的主題曲,淒美而感人。人不能心平氣和的對待利益,所以才有了貪婪的慾念。

  

人到中年,“看慣了秋月春風,是非成敗轉頭空”。成熟在這個年齡裡結出的果實最豐厚。家庭、事業演繹著和諧的進行曲,但疾病的信號頻頻來臨。在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裡,我看見人們往來如潮,比家鄉的市場還要擁擠。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為了治病,長途跋涉。我看到過呻吟的成年男子,也看到過輪椅上面容憔悴的中年婦女。我們的身體處在細菌的包圍之中,一不小心就會被它們的利刺灼傷。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傳統上的年齡區分帶有功利主義色彩。經多識廣,用歲月填補閱歷的不足,在年復一年的人間滄桑裡我們積累知識,如同樹積累陽光。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時間的腳步不會因人而停歇,我們無法對抗時間的摧殘,雖然它們只是慢慢消磨。就像李白看到老大娘的鐵杵能磨成針一樣,在時間並不鋒利的刀刃上,我們被削減得無還手之力。白髮蒼蒼,我們這樣形容一位老人;皺紋堆疊,青春已逝,年愈古稀,我們也總是這樣描寫一位老人。我經常看到大街兩旁三三兩兩的老人,他們聚在一起或閒談或下棋或靜坐。生活的酸甜苦辣被他們消化得只有淡定的從容,生命的大門慢慢地關閉,只是沒有預定下一班次的門票。

  

這條危險的路即將盡頭,下一次的啟程尚難預料,再次的輪迴,誰都不願像天蓬元帥那樣錯投豬胎,但又無法能選擇準確的答案。一次次的出生,一回回的死亡,人類的繁衍繼續著文明的行程,“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紅塵中的你我,在痛并快樂的旅途中完成從生到死的特殊使命。

我們的日子| Valley Lily| Apple A Day| meimei| My Love Won't Age| 山村老家| 姬菇的營養價值| 感冒吃什麽?| 燒餅夾大蔥燒肉| 繁花深處皆寂寞| Best Gadgets|

大约 8 年 前 0 赞s  暂无评论  0 shares

想要参加这个讨论

关于

阅读全文

位置(城市,国家)以英文标示
Hong Kong
性别
female
加入的时间
October 22,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