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
daiqianwen dai
42,491 查看| 102  更新

咀嚼出這等人生滋味

其實人生需要咀嚼的事情很多,人生之事若要咀嚼,一定是不可解之事,或者刻骨銘心的事。

小可出身寒微,平生未經歷任何波瀾壯闊之事;在以後的區區二三十年,也不會有彪炳青史的舉動;每每想起,心裡徒增若干煩擾。有一點聊以自慰,就是從一個普通的農村孩子(像我這樣從農村出來的,可以說是數不勝數,但是這一群人能頑強而倔強的生存著),在沒有任何本錢、也沒有任何後台的情況下,憑藉自己不懈的努力 紙袋印刷,達到自己人生的一個高度。在這個過程中,有掙扎,有絕望;有不滿,有奮進;有成功,有失敗。按照自己的理想,或者憑著一種堅持,摸索著達到一個平常人應能達到的境界,或者說一個平常人達不到的境界。其中付出的艱辛,付出的汗水、淚水只有自己心裡知道。這也是侵浸在每一個中國人血液裡的,一個民族生生不息的力量,這種力量支撐每一個人走過每一天、每一步。

所以,面對自己走過的二十年的路,沒有驕傲,也沒有後悔,只有知足。無論朋友們對我說什麼,我說會說,我努力過了,我已經達到了任何人都認為我達不到的境界,我該休息一下了。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轉移自己的的目標,相信自己能夠做的最好,至少能夠做到,這是我做人的原則。

一個人或許會有很多缺點,或許在絕望的時候會選擇放棄,或許有時候會想結束一個自己不願意承受的現實。當自己的靈魂和良知漸漸甦醒,前面所做所想的一切會顯得蒼白而可笑。夢醒了,下一個夢還在下一個深夜,我們還會有夢。只要有夢,活著就是有意義的。二十年來,支撐一個孤獨的靈魂遊走於一個澆漓的世界,就是這種力量。

年齡漸漸大了,真是越長大越孤單了。常常會想,升官發財,叱詫風雲,風光無限,究竟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呢? “文章千古事,仕途一時榮”,想多了,慢慢悟出一點道理來,無論曾經有多麼的輝煌,也不能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那都是以後的事。其實最現實、最真誠的莫過於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能給這個世界留下點什麼。

想到自己信手寫下的這個題目,便不禁自己也打個寒顫。其實急瞪巴眼,熬眼瞪貔虎,我們能留給這個世界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處在這個世界的人們,誰不是張開兩個大手,在對我們生長的地球無休止的索取? “景有言之極幽,而實蕭索者,煙雨也;境有言之極雅,而實難堪者,貧病也;聲有言之極韻,而實粗鄙者,賣花聲也。”何其深刻?

於是我們的目光會回到從前,回到我們的父輩曾經經歷的時代,他們跟我們一樣過麼?他們是不是也一味只知道索取,而不知道奉獻呢?從一位朋友的文字裡,我找到了答案,在他的文字裡,我們看到了哀思,看到了感動,看到了在這個時代生活的人無法看到的彌足珍貴的東西。

我想這位朋友會允許我全文引用他的文字,這些文字之所以引起我的共鳴,是因為我也經歷過這段文字所敘述的情形。這就是我們的父輩生存的要旨,也是流淌在我們血液裡,貫穿在我們的靈魂深處,且我們不敢違背的珍貴品質。

“話說這年要過年了,爺爺奶奶興致勃勃地買了幾斤肉,然後就和洗好的酸菜一起燉在了鐵鍋裡,肉味肉香也隨風四溢,饞得我們幾個孩子哈喇子都流了出來。我們幾個小尕(ga)圍在鍋前轉啊轉啊(不許笑我),嘰嘰喳喳地叫著,打著,瘋著,鬧著,終於,在等待中把這一大盆酸菜烀肉燉粉條盼上了桌子,爺爺奶奶和我們圍坐一團,本來不咋喝酒的爺爺因為高興,也拈起了小酒蠱,我們幾個孩子都把筷子掄圓了,你搶我奪的,著實的熱火朝天,紅紅火火的。我正吃得高興,嘴里便不由自主發出吧唧吧唧聲,'啪'地一下,一雙筷子打在我的腮幫子上面。就見爺爺怒氣沖衝地說:'和你說過第二次了,上一次我怎麼說的你,你還記著嗎?'我噙著眼淚答道:'記著。'那一次是在幾天前,也是因為吃飯我發出了吧唧聲,當時爺爺只是告訴我,吃飯不能發出咀嚼的聲響,爺爺說,只有豬吃飯才會吧唧吧唧地吃出動靜來。這一次,打完我之後,爺爺又語重心長地對我說:'我們是人,不是豬!'”

“以後無論到哪兒,處於什麼場面,無論是與朋友們在飯桌上推杯換盞,談笑風生,還是應付官場上的燈紅酒綠、徜徉在酒池肉林。我都會牢牢地記住這句話,溫文爾雅地吃飯,咀嚼,從不會發出一丁點兒聲音,一律無聲地咀嚼。”

這段文字,也是我許多年來一直遵守著的,且以後乃至永遠都不敢忘記的做人的原則。文中打在作者臉上的是爺爺的巴掌,我的記憶中打在我的臉上的是父親的巴掌,只不過父親教育我的還有比這些多的東西 書刊印刷。父親是一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農民,一生也並不輝煌,像千千萬萬中國農民一樣,滿臉泥色,臉朝黃土背朝天。為自己的父母,為自己的孩子一生奔波,一生勞累。這位朋友的文字,讓我也想起了一段童年的往事:

小時候家裡很窮,吃餃子一般都是逢年過節,或者家裡有客人來,再就是秋後有個好收成。年景好了,地裡的莊家豐收了,父親就會很高興地去買點肉,再換上幾斤白面,一家人吃頓餃子大打牙祭,也算是慶祝。看著白花花的餃子在鍋裡打滾,我也圍著鍋台亂轉,聞著餃子的香味,有點得意忘形了。餃子出鍋,我便拿著小碗,用筷子噹噹的敲著:“吃餃子嘍,​​吃餃子嘍!”話音沒落,“啪”的一聲,父親的巴掌就打在我的臉上,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很委屈得看著父親沉下的臉,“沒出息的東西,知道幹什麼才敲碗麼麼?”父親怒氣沖衝​​的說。 “要飯的才敲碗呢?”

當時很不理解父親為什麼這么生氣,但是以後吃飯,都老老實實的,再也沒敲過碗筷。等到長大了,才明白父親的苦心,這一巴掌包含著父親的深愛和對我的期望,做人就得要守本分,注意自己的形象。這些年來,每當看到吃飯時有人呱唧嘴,碗筷敲得噹噹響,就想,這位小時候肯定沒有那一課,心裡也頗不舒服。

想想自己現在的經歷,好像都是父親給設計好的,是在不經意間設計好的;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有父親的影子,潛移默化的。從父親身上,我學到了寬容、真誠、厚道、堅強,負重致遠、自強不息、克勤克儉、助人為樂。這就是父輩們留給我的珍貴的財富,一生受益。

年輕的時候,總是希望自己快點成熟起來;漸近不惑之年,便常常有些怕老了。走在街上,看到路邊一個個上了年紀的人,便常常想,自己到了這個年齡 上門開鎖,會老成這個樣子麼?

“有功夫讀書謂之福,有力量濟人謂之福,有學問著述謂之福,無是非到耳謂之福,有多聞直諒之友謂之福。”

“值太平世,生湖山郡,官長廉靜,家道優裕,娶婦賢淑,生子聰慧。人生如此,可云全福。”

以上是清人漲潮的《幽夢影》裡的句子,讀先哲的文字,心中似有豁然開朗之感:

秉承父輩樸素的傳統,澤及子孫;生命不止,勤奮不息;不問對這個世界有多少貢獻,但求善待這個世界。

咀嚼出這等人生滋味,便也無憾矣。

大约 7 年 前 0 赞s  暂无评论  0 shares

想要参加这个讨论

关于

阅读全文

位置(城市,国家)以英文标示
Hong Kong
性别
female
加入的时间
October 22,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