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 34109

竹松 赵

曾经的《love to be loved by you》最终成为了《Just one last dance》

0 people like this

曾经有一天,吴宗宪百无聊赖在街上暴走,走累了上了一部出租车。司机认出他后情绪立刻变得很high,反复说我喜欢你的节目啊,那个谁谁和谁谁谁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坐在车后座的吴宗宪听到烦死,司机还不停说,宪哥宪哥说个笑话嘛。他终于受不了,说:“停车!”交钱后一个人走在街上。

长得挺帅 //@小小麻雀儿:[晕]

晚上11点,人走得差不多了,乐队都开始拆乐器了,他跑过去见制作人打招呼说我是吴宗宪哎。人家看看他,哦,你是吴宗宪的宣传啊。他摇摇头,回了一句现在想来都不可思议的话:“我就是吴宗宪,我是歌星。”

去年有一本叫《异类》的畅销书大火,很多互联网巨头纷纷叹服。作者格拉德威尔经过对甲壳虫乐队、比尔·盖茨等人的采访,总结出成功的几个条件:聪明、环境、机遇加勤奋,并特别强调了一万个小时努力的重要性,以及要生逢其时。

不幸的是,他遇到了一个歌手所能想到的最悲剧结果:歌红,人不红。

吴宗宪推出专辑《是不是这样的夜晚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这首主打歌的名字其长无比,但到今天都会经常在KTV里被点到。

一夜纠结后,吴宗宪决定“伟大”,第二天递交一份辞呈,专职干音乐了。

做白领还是唱歌?他打电话问老爸。父亲始终不觉得小儿子去唱歌算个正经职业,但还是告诉他:“人因梦想而伟大。”

我仔细端详了这个人:皮肤真黑,头超大(每每自嘲为多啦A梦),个子不超过1米7,这张脸往好了说也就是“五官深邃”

Book this artist

Join now to follow 竹松 赵

竹松 赵

Skater, Photographer, Magazine Editor

Avatar

大大小小,做些不大不小事;多多少少,挣些不多不少钱。——知足数嬉皮, 怎能不长乐? ...Read more

Job 滑板者、说唱者、摄影师、街头艺术、演艺经纪、服装设计。
Member Since July 16, 2007
Favorite Books 《物理》
City Other 朝阳区

竹松 赵 on Social Media